ok_251279033042

10亿美金杯水车薪,IPO只是蔚来的惊险一跃。

文 | 王海璐

核心提示:

蔚来IPO首日盘中破发,第二日大涨75%。

前两款车都很难让蔚来实现汽车工业的规模效应,盈亏平衡依然遥遥无期

IPO是蔚来的惊险一跃,融资10亿美金能撑多久?

IPO 第二天,蔚来汽车大涨 75% ,收于 11.6 美元,市值超过百亿美金。如果仅看当日,蔚来已经成为中国第五大市值的汽车公司。

这与 IPO 首日的股价走势大相径庭。9 月 12 日,苹果发新机的这一天,蔚来(股票代码:NIO)按照招股书中 6.25 美元- 8.25 美元发行区间的底价—— 6.25 美元,发行 1.6 亿股 ADS ,融资 10 亿美元。开盘破发,盘中一度跌落至 5.35 美元,最终惊险收于 6.6 美元。

导致两天股价波动的因素,一方面是受到政策利好消息影响,中概股普涨。但蔚来汽车大涨 75% ,是否受到其他市场因素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

长期来看,蔚来还需要用更好的财务表现来给投资人信心。

蔚来汽车成立 3 年亏损 109 亿,IPO 之前,仅向用户交付了 1381 台车,收入约 4600 万。在可预见的期限内,仍然处在高投入期,盈利遥遥无期。

华泰证券汽车首席分析师谢志才认为,蔚来顺利上市,说明投资人没有按照一家成熟车企的投资逻辑去评估蔚来,而是更愿意为其成长性承担更多风险。

连续 8 年亏损没能挡住特斯拉成为今天世界最贵的汽车公司,蔚来不是没有参照系。

但蔚来最近并不想跟特斯拉靠的太近。路演期间,就有投资人问李斌:“你抽烟、喝酒、发Twitter吗?”

不久前,特斯拉 CEO 马斯克因为在一档播客节目中吸食含大麻的烟草混合物、饮用威士忌,并且曾深夜发 Twitter 称特斯拉将私有化,而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舆论危机中。特斯拉 Model 3 的产能地狱,更是马斯克创业以来的至暗时刻。

无论如何,IPO 是蔚来的惊险一跃。10 亿美金,与蔚来接下来的资金需求相比杯水车薪。随着产能在爬坡,生产和供应链管理的复杂性也将呈指数级成长。资本重金押注的新能源风口,未来仍然埋藏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10亿美金,够花多久?

造车是烧钱的创业。蔚来烧钱的速度,与 EP9 跑分的速度同样让人惊叹。

李斌有言在先,“从头造一辆车,200亿是入场券。”

过去2年半,蔚来总共亏损 109 亿人民币,今年上半年亏损约 30 亿人民币。目前账上的剩余现金,加上 IPO 融资总共约 112 亿。这笔钱,蔚来能撑多久?

根据招股书,蔚来 IPO 募集的 10亿 美金中,40% 将用于研发费用,25%用于销售管理费用,25% 用于完善生产制造设备和供应链,10% 用于一般用途及营运现金。

量产车发布之前,研发费用及销售管理费用是蔚来的主要亏损来源。2018年上半年,这两项的合并费用是 32 亿。随着 ES8 进入关键的量产销售阶段,这部分支出应该会进一步增加。即便参照上半年的费用保守推算,6.5亿美金(约合 44.5 亿人民币)也只能消耗半年多。

现阶段,蔚来的进项只有融资,没有利润。ES8 虽然开始销售了,但前期产能爬坡,销售收入还远不足以弥补成本。汽车产业是个规模效应,通常年产 10 万台才能把成本摊薄,实现盈亏平衡,而蔚来 ES8 定位 45 万-55 万中高端 SUV 市场,李斌自己也说过,不会是一辆走量的车。

考虑到蔚来还有不少银行贷款,其中 31 亿将于 2019 年中到期。半年到一年之内,蔚来大概率要启动下一轮融资。

对于前期的高投入,蔚来早有预料,认为这是成长的代价。招股书中表示,“这次募资所得加上我们的现金,并不足以支撑我们未来的资本需求。我们可能会寻求股权或债权融资。我们还会继续资本支出,以支撑业务扩张。”

10000台的赌局

8 月初,李斌和何小鹏打赌,2018 年底前交付 10000 台蔚来 ES8 。输了的赔对方一台蔚来或是小鹏汽车。

主张“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 10,000 台”的何小鹏,欣然接下了这个赌约,还提前“感谢”了李斌:“这个赌局我接下来了,等年底看结果。(我觉得我肯定会赢,嘿嘿,谢谢李斌的礼物。)加油啊李斌。”

截止到目前,蔚来总共向用户交付了 1381 台蔚来ES8。李斌要想赢这个赌局,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年底前产能爬坡,消化 8600 多个订单。第二,维持订单增速。

8 月底,蔚来未满足的订单不到 16000 个,但其中大部分只缴纳了 5000 元可退款的“意向金”,只有 6000 多人交了 4 万元不可退的“大定”。接下来,如果想在年底赢回赌局,蔚来首先要把还在“观望”的用户转化成实际销售。

并且维持住订单增速。蔚来 7 月新增订单 1900 , 8 月新增订单 1600 。订单存续量和增长都不是很充足。8 月,合肥工厂的产能已经达到 900 台。如果不能维持住订单增速,蔚来接下来面临的可能不是产能不足,而是产能过剩了。

还好,蔚来还有ES6。

根据规划,蔚来每年都会推出一款新车。2017 年底发布了 ES8 ,2018年底将发布蔚来 ES6 。2019年 ES6 量产,2020年发布轿车 ET7 。

蔚来 ES6 相当于一台缩小版的 ES8 ,与后者基于统一平台开发,造型相似,将来很可能共线生产,价格便宜 8-10 万元。同一套生产线,蔚来相当于通过推一个新车型,扩充了订单。

但新造车历史上还有一个经典问题:初创车企的第一台车如果不能打开局面,市场和资本是否还留给他们第二次、第三次机会?

“现在竞争是非常惨烈的,市场给你的机会很少,可能就一次。如果这一次产品周期、产品窗口没抓住,可能就会死掉。由于产品周期很长,投资者也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去等待。”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曾经在谈及新造车时表示。

蔚来的投资人、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也曾表示,对于初创车企而言,“第一款车是决定生死的产品。”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

10万台的规模效应

资本和市场或许会对蔚来另眼相待,蔚来在 ES8 之后,顺利量产 ES6 ,但第二台车也很难让蔚来形成汽车工业的规模效应。

蔚来 ES6 定价 35 万- 45 万区间,目前这个定价区间的 SUV ,只有最好卖的车,比如丰田汉兰达和大众途昂能够达到年产 10 万。电动车的市场规模与燃油车相差悬殊, ES6 很难成为大众车型。

蔚来向用户交付的头 100 台 ES8 ,销售收入约 4400 万,销售成本 2 亿,其中原材料采购成本约 6700 万。平摊下来,单车物料成本倒挂约 23 万。

“重新开始做汽车的企业是这样的,刚开始产量小,物料成本都弥补不了。但是物料成本亏这么多的也罕见。”一位汽车行业的分析师告诉 36 氪。

巨大的物料采购成本,一方面可能源于蔚来 ES8 的全铝车身,铝材工艺近几年才开始市场化,领先同时也意味着不成熟,早期的废品率可能非常高。

另一方面,新车企在采购没成规模的时候,价格谈判上基本没有博弈的空间。蔚来有 1500 个集成零部件,很多都要重新开模定制,而非市场上可以直接采购到的。供应商单一,稳定供货都是问题,更难谈价格优势。

不久前,小鹏汽车的一个供应商称,小鹏汽车按照规模采购的价格,实际只采购了 95 套产品,供应商为此承担了损失。类似的事件一旦形成恶性循环,供应商与车企之间产生信任危机,一个零部件供货不足就可能导致整车延迟排产。

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曾经在一次新车发布会上提及汽车工业的规模效应。

“规模不行,创新能力就不行,因为投入的钱少;规模不行,成本优势就没有;规模不行,质量的能力也很难上得去。规模不行,可持续性也就面临挑战,规模不行,话语权也不行,所以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不是说“就规模而规模“,规模带来各种各样的困难、挑战和弊端,所以汽车一定是大规模的。”李书福说。

危险的上市

IPO 当天,李斌让 12 个蔚来 ES8 车主代替自己敲了钟。

一位参与敲钟的用户称,跟着蔚来上市是他“可以吹一辈子的事”。另一位用户则表示,蔚来上市“就跟自己的公司上市似的。”

请用户敲钟是为了显示蔚来重视用户的价值观。IPO 演讲中,李斌称要把蔚来打造成用户满意度最高的企业。他给自己定的唯一一个 KPI 是用户满意度 100%。他甚至还创造性的提出,拿出个人股份的三分之一转让给信托基金,用于改善用户体验。

华尔街的一篇报道称李斌为“story-teller”。李斌不否认,表示“所有的事情都是从故事开始的。”前提是,讲故事的人自己信奉这个故事,愿意去付诸实践兑现。“我们如果不做,别人可以告我们,这是我们写在招股书里的。”李斌说。

蔚来的品牌调性以及李斌对用户的“溺爱”,不仅为蔚来圈了一票粉丝,更支撑起了只交付 1000 多台车的蔚来的百亿市值。

接下来,汽车是耐用消费品,随着 ES8 量产发布,口碑将回归到产品本身。这比任何故事都更加牢固,并且会体现为实际的销售。李斌想让用户满意,车首先要争气。

汽车是工业之王,这个领域从不缺少巨无霸。只要能在市场中立足,市值动辄数百亿、千亿人民币。但这可能同时也是历史上创业成功率最低的领域。蔚来之前,美股上一家上市的汽车公司是特斯拉,2010 年。

李斌说:“请大家给我们点时间,毕竟(蔚来)只有三岁多。”

创新是值得鼓励的,蔚来 3 年里取得的成绩不该被忽视。但商业是残酷的,资本和市场没有同理心。传统车企面对弱小的闯入者不会手下留情,也不该,因为再弱小的车企也需要对用户的安全和财产负责任。商业丛林的唯一法则就是优胜劣汰。

新能源车是个危险的赌局,数百亿资金已经涌入。随着量产交付的临近,洗牌也将开始。无论成败,这场战役必将轰轰烈烈。

贾跃亭是新造车的第一个殉道者。他曾经用甘地的一句名言回应来自外界的质疑:“他们首先无视你,然后是嘲笑你,接着与你战斗,接下来就是你的胜利之日。”

贾跃亭只走到了被嘲笑这一步。蔚来正在与之酣斗,造车新势力们陆陆续续都将加入。


专栏:腾讯·产业公司

{{love_num}}
评论
{{item.nick_name}}
{{item.content}}
{{like_num[item.id]}}
{{item.nick_name}}
{{item.content}}
{{like_num[item.id]}}

推荐阅读

小霸王之父段永平:OPPO和VIVO创始人背后共同的男人

来源丨商界作者|冷水是他打造了火遍大江南北的“小霸王学习机”;是他创立了家喻户晓的“步步高”;是他在网易最底谷的时候成功投资;是他在黄峥还是nobody的时候
2018-09-21 20:04:07

刘新立:农业收入保险促进农业保险转型升级

近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和银保监会共同印发了《关于开展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工作的通知》,推动农业保险的保障水平在目前种子、化肥等物化
2018-09-19 10:03:21

“影子董事长”段永平和他的门徒

“影子董事长”段永平商界杂志文|本刊记者孙锋梁玉龙刚满40岁就从董事长位置功成身退,从2001年到现在,段永平就一直和妻子在美国加州帕洛阿托过着遥控器般的生活
2018-09-14 14:04:57

李心愉:“馅饼”还是“陷阱”——通道业务的“进”与“退”

日前银保监会连发6封监管函,对6家保险机构存在的保险资金运用违规行为进行了通报。在6封监管函中有1封涉及保险资管机构违规开展存款通道类业务45笔,同时让渡组合
2018-09-10 12:07:29

锁凌燕:谈谈保险的组织形式创新——“人合组织”对保险业或有特殊重要性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保险业一直与时代同行。从计划经济时期的保险“无用论”,到改革初期“为国家积累资金”论,再到目前的社会“稳定器”和经济“助推器”论,保
2018-09-10 12:07:03

陈凯:社保征缴划归税务可加强社保公平性

7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其中明确了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
2018-09-07 11:15:52

刘群艺:百年“京都策”

年初去京都一游时,注意到这个千年古都也在庆祝明治维新,但与东京显然不同的是,京都在慨叹维新给这个都市带来的冲击,以及古都如何绝处逢生。众所周知,在大政
2018-09-07 11:15:47

陈仪:机器人革命将侵蚀劳动力成本优势

近年来,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呈现出井喷态势,以此为推动,智能机器人的应用日趋广泛和深入。无人驾驶汽车、金融机器人、医疗机器人、新一代工业机器人、农业机器人
2018-09-07 11:15:47

薛旭: “一带一路”:从基建主导到产业主导的战略升级

“一带一路”倡议是否要结合各个相关国家实际,实现从基建主导到产业主导的转变?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课题。之所以提出这个转型,主要基于这样一个基本的历史经验
2018-09-07 11:15:42

锁凌燕:健康保险市场发展的方向与战略

最近,《我不是药神》掀起观影热潮,也在市场上引发了“保险热”,有报道称,支付宝保险类小程序访问量上涨数倍,其中对健康保险的关注尤为突出。这一现象折射出
2018-09-07 11: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