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新财富报道>新财富报道文章详情
ok_251409915820

报告要点

国会中期选举临近,选民、企业和国会对征税态度,或将影响特朗普征税决策

按照当前计划和征税流程,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征税落地时间可能与国会中期选举“撞车”。美国征税落地前,需历经听证会和公布最终清单等流程。以美国对华340亿美元商品征税为例,从公布初始清单到最后征税,共花费3个月左右。按照当前计划和征税流程,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征税最早落地时间可能在10月中下旬,接近国会中期选举时间(11月初)。

选民、企业和共和党对加码征税的态度,或将影响特朗普最终征税决策。为了赢得国会中期选举,特朗普或需密切关注美国选民、企业和国会共和党对征税政策的反馈。若美国选民能够接受生活成本上升、企业愿意承担生产成本上涨,以及国会共和党议员全力配合特朗普推行各类政策,特朗普或将按原计划加码征税;反之,他或需参考相关意见、尤其是选民的态度,主动调整征税政策。

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美国经济本身将遭受较大负面冲击。测算结果显示,由于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清单包含更多的中间品和消费品,且美国这些商品对华进口依赖高、难使用进口替代,特朗普若对它们征税25%,美国CPI同比将上升0.11个百分点,GDP绝对损失将高达750亿美元、GDP增速降幅也将达到0.30个百分点,较对500亿美元商品征税的影响显著放大。

报告正文

热点跟踪:特朗普威胁加码征税,贸易摩擦何去何从?

事件:7月31日,特朗普表示考虑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关税从10%提高到25%。

点评:

特朗普威胁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加码征税。7月31日,特朗普再次发表威胁言论,表示考虑将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的税率从10%上调至25%。此前,特朗普曾于7月10日公布对华2000亿美元征税商品初始清单,并计划于8月20日至23日召开听证会。目前,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中,已有340亿美元左右的商品被征税25%,另有160亿美元左右的商品将被公布最终征税清单。

与此前对华的500亿美元征税商品相比,2000亿征税清单包含更多的中间品和消费品,且对华进口依赖较高。与4月公布的500亿美元征税清单相比,2000亿清单包含了大量的消费品(如服饰、家具、鞋类、食品饮料、杂项制品等)和中间品(如化学产品、皮革、纸及木浆制品、木材等)。按照33%的进口替代标准(美国商务部测算,当美国某类商品从一国进口占总进口比重超过33%时,美国将难以使用进口替代战略),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中的大部分商品均无法被进口替代。例如,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鞋类、家具、皮革、杂项制品、纸及木浆制品和服饰等占同类商品进口的比重均超过50%。

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美国经济自身将遭受较大负面冲击。根据测算,若美国对华500亿美元商品征税,美国CPI同比的增幅在0.05个百分点上下,GDP将损失约150亿美元、增速将下降0.06个百分点左右。由于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包含更多中间品和消费品、且较难使用进口替代,美国若对这些商品征税25%,美国CPI同比的增幅将大幅抬升至0.11个百分点,GDP损失将显著增加至750亿美元、GDP增速的降幅也将跃升至0.30个百分点。

根据当前计划以及美国征税流程,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征税落地时间最早可能在10月中下旬。以美国对华340亿美元商品征税为例,在征税落地前,需要历经听证会和公布最终清单等流程;时间上来看,从4月4日公布初始清单到7月6日开始征税,共花费3个月左右。参考上述征税流程和所费时间,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征税落地时间最早可能在10月中下旬。

由于11月初美国将举行国会中期选举,特朗普在此次对华征税上或需密切关注美国选民、企业和政界的反馈。11月6号,美国将举行国会中期选举。由于美国国会主要行使立法权和人事提名审批权,国会选举对特朗普至关重要。一旦失去国会支持,特朗普在执政上可能遭遇极大阻碍。例如,奥巴马执政后期,由于民主党先后失去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多数党地位,奥巴马在控枪立法、新财年预算案(2013年)、移民改革、大法官提名和加入TPP上均因共和党阻挠而宣告失败。为了赢得国会选举,特朗普或需慎重考虑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的影响,密切关注美国选民、企业和政界的反馈。

美国选民对生活成本上升的态度,或将极大影响特朗普的征税决策。特朗普此前对华征税的340亿美元商品主要以工业品为主,对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影响相对有限。在特朗普宣布征税后,美国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不断上升。与之前不同的是,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包含更多消费品、且难以被进口替代,若对其征税,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或将显著上升。由于今年以来美国居民名义收入增速“跑输”通胀(7月实际时薪收入增速已跌至0%以下),叠加居民家庭财务状况堪忧(汽车和助学贷款逾期率高企),美国选民对价格变动的敏感性或趋提升。若美国选民不断表现出对生活成本上升的担忧、甚至厌恶,特朗普或将调整征税决策。

美国企业对征税的态度,将影响实际征税进程、甚至可能影响特朗普的征税决策。美国企业可以在听证会上表明对征税的态度,直接影响政府的征税进程。例如,由于大部分企业对美国4月公布的160亿美元商品初始征税清单表示反对,美国政府延后征税。除此之外,美国企业也可通过“政治献金”的方式来影响特朗普征税决策。例如,若大部分企业由于对征税不满而不再为共和党议员选举提供资金支持,特朗普或需主动调整征税决策。目前,共和党最大的资金支持者——科氏工业集团因反对贸易保护,决定减少对共和党参议员竞选的资金支持。

美国政界中,国会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加码征税普遍持反对意见,而政府官员大多支持。国会共和党一直以来比较偏好自由贸易。从共和党核心国会议员的表态来看,包括众议院议长、筹款委员会主席,以及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和多位资深参议员,均明确反对特朗普大规模征税政策。与国会不同,美国政府内部对征税多持支持态度。除了国务卿在美国征税后表态愿意谈判协商外,商务部长、贸易顾问和经济委员会主任等政府高官均支持进一步征税。

由于在提名最高大法官上需要国会支持,国会共和党对征税的态度,也可能影响特朗普最终的征税决策。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常是包括美国宪法在内的联邦法律的最终解释者,其判例对美国社会走势有着十分深远影响。例如,2017年,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因最高法院判定违宪而被迫撤销;而在2018年6月,受最高法院投票支持(投票结果5:4),特朗普成功推行对部分国家的旅行禁令。随着联邦最高法院中间派大法官肯尼迪宣布退休,特朗普获得了新的大法官提名权。若国会共和党全力支持,特朗普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将顺利当选,并使最高法院内保守派大法官人数达到5人、超过自由派的4人。为了获得国会共和党支持,特朗普在征税决策上或需参考共和党的意见。

特朗普对华征税的影响并不局限于中国,对欧日韩和新兴市场均有较大冲击。全球当前的分工体系下,美国是核心消费国,中国是核心生产国。为了提供美国需要的终端产品,中国不仅向欧洲、日本和韩国等生产型国家进口中间品,也向澳大利亚、巴西和印尼等资源型国家进口资源品。这意味着,若美国对华征税,随着中国对美国出口下降,为中国“供货”的欧洲、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巴西等出口均将显著承压。同时,若中国经济因出口下滑而放缓,中国内需的回落或将导致上述经济体的出口进一步下挫。最新数据也能一定程度地反映上述逻辑,例如,2018年以来,随着特朗普加快推行贸易保护,全球摩根大通制造业PMI和新兴经济体制造业PMI均加速下滑。

7月31日,特朗普再次发表威胁言论,表示将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码征税。通过研究美国征税的影响、流程,以及选民、企业和政界的态度,我们发现:

1) 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美国经济本身将遭受较大负面冲击。测算结果显示,由于对华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包含更多中间品和消费品、且较难使用进口替代,美国若对这些商品征税25%,美国CPI同比将上升0.11个百分点,GDP损失将高达750亿美元、GDP增速的降幅也将达到0.30个百分点。

2) 按照当前计划和征税流程,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征税的落地时间可能与国会中期选举“撞车”。美国征税落地前,需历经听证会和公布最终清单等流程。以美国对华340亿美元商品征税为例,从公布初始清单到最后征税,共花费3个月左右。按照当前计划和征税流程,若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征税最早落地时间可能在10月中下旬,接近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时间(11月初)。

3) 选民、企业和共和党对加码征税的态度,或将影响特朗普最终征税决策。为了赢得国会中期选举,特朗普或需密切关注美国选民、企业和国会共和党对征税政策的反馈。若美国选民能够接受生活成本上升、企业愿意承担生产成本上涨,以及国会共和党议员全力配合特朗普推行各类政策,特朗普或将按原计划加码征税;反之,他或需参考相关意见、尤其是选民的态度,主动调整征税政策。

4)美国对华征税不仅影响中国,对欧日韩及新兴市场也存在较大冲击。为了提供美国需要的终端产品,中国不仅向欧洲、日本和韩国等生产型国家进口中间品,也向澳大利亚、巴西和印尼等资源型国家进口资源品。若美国对华征税,随着中国对美国出口下降,为中国供货的欧洲、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巴西等出口均将显著承压。同时,若中国经济因出口下滑而放缓,上述经济体的出口或进一步下挫。

重点关美国7月CPI和英国2季度GDP数据

8月10日,美国将公布7月CPI和核心CPI数据。受油价上涨和贸易保护政策等影响,美国国内通胀压力持续累积。若7月通胀数据继续上涨,美联储9月加息概率或进一步上升。8月10日,英国将公布2季度GDP数据。虽然英国央行在8月再次加息,但若经济延续疲软表现,英国央行下一次加息时点或将延后。


专栏:新财富报道

{{love_num}}
评论
{{item.nick_name}}
{{item.content}}
{{like_num[item.id]}}
{{item.nick_name}}
{{item.content}}
{{like_num[item.id]}}

推荐阅读

【财经数据】三季度中国GDP增长6.5% 个人房贷增速回落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5%,比二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创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新低。2018年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2
2018-10-19 20:03:39

国资委研究中心周丽莎:国资接盘是帮民企度难关

10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9日就当前经济金融热点问题接受媒体采访,对于促进国企改革和民企发展以及“国进民退”等方面的回应。国务院国资
2018-10-19 20:03:15

工银国际:"稳增长”期待“宽财政”提速

2018年三季度,中国经济的短期压力和长期潜力交叠共存。增速层面,随着投资和消费的转弱,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为6.5%,降至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位。质量层面,得益
2018-10-19 17:03:22

国家统计局:经济有下行压力 但消费升级趋势未改

今年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5%,较二季度增速放缓0.2个百分点,表现低于市场预期。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表示,面对外部不确定性带来的压力,中国要努力用国内确
2018-10-19 17:03:14

南京、青岛、苏州等新一线城市信心指数领跑全国

智联招聘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新一线城市给职场白领带来的事业信心指数已经超过一线城市,传统一线城市的事业发展环境普遍没有亮点,北京的信心指数排名13,
2018-10-19 17:03:13

刘鹤:中国经济破旧立新,A股正成为最有投资价值市场

10月19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就当前经济金融热点问题接受了人民日报记者龚雯、新华社记者赵承、中央电视台记者许强的联合采访。以下是采
2018-10-19 14:03:50

三季度GDP增速低于预期 稳增长政策或再加码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5%,比二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且低于市场预期。分析师认为,未来一段时间,经济依然存在一
2018-10-19 14:03:38

美方未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释放“善意”信号?

当地时间10月17日,美国财政部发布了受人瞩目的半年度报告,未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即认为中国没有操纵汇率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但因对美贸易逆差过大,继续
2018-10-19 11:04:26

前三季国家账本:财政收入增速持续回落

10月18日,财政部召开前三季度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随着减税降费效应的逐渐释放,财政收入增速持续回落,7月份、8月份、9月份增
2018-10-19 11:04:14

人民日报评中美贸易争端:风雨过后是彩虹

中美贸易争端已有数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决两国经贸关系多年形成的结构性问题需要时间。而在美国政府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影响下,两国关系可能进入
2018-10-19 11: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