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信息

  “云养猫”这个名词,最早却并非出自这款原名《Crypto Kitties》的游戏。它实际上是指:生活中因为家庭条件或者是环境因素不能养猫,但每天以看网站、论坛等,或使用App查看猫咪的图片、观看猫咪的视频,以安抚一个猫奴的抚养猫欲望的行为。

  “一日吸猫,终生想猫”。前不久,部分媒体就报道了位于厦门曾厝垵,一家养猫主题咖啡店里的13只“云养猫”。据悉,这里的每只猫都有好几位“主人”付费助养。

  近年来,类似的猫店也如雨后春笋般越开越多,逐渐成为了一股风尚。许多不能养猫的猫奴们,也通过这种付费助养方式,体验到了抚养猫咪时的参与感。

  然而,“云养猫”却并非是假装养了一只猫这么简单。有部分“云养”机构在利益的面前渐渐变了味,而姜敏(化名)所经营的社群“戎猫小栈”恐怕就是其中之一。

  从助养猫咪上琢磨出“糊口”的生意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光是晒猫也可以赚钱。”

  2016年底,在被公司裁员之后,姜敏有了更多闲暇的时间。整天混迹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她,发现很多网友都喜欢晒猫,尤其是转载各大“网红猫”的日常动态。这些家养宠物猫任何一个搞怪的表情,都会被主人抓拍下来并放到微博上,而且会引起大量爱猫人士的点赞和评论,部分主人甚至“人以猫为贵”,成了坐拥几十万粉丝的小网红。

  “因为好奇,抱着玩玩的态度,我也开始拍猫了。”她告诉懂懂笔记,家中小卖部养来抓老鼠的“串串猫”(即杂交中华田园猫),相比互联网上那些憨态可掬的“网红猫”,无论是颜值、体态、品种都逊色了很多,所以最初只是随便拍拍,未加修饰就将图片传到微博和朋友圈里了,“但却没想到,这样的串串居然也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姜敏表示,那个时候“吸猫”、“撸猫”这样的名词还没热起来,但她却能感受到猫奴们对于猫的热爱。无论是品种纯正的宠物猫,或是杂交的“串串”,只要足够搞怪,都能引起网友的的关注和热议。

  “因为串串是散养的,所以总是在街上乱跑,有一次估计是跟其他猫咪打架被挠了,回家伤口就感染了。”苦于不知道如何处置动物伤口,她将“串串”送到了家附近的一家宠物医院,“医生随便看了一下,就报价说要花几千块钱动手术。”

  虽然感觉被这家宠物医疗机构黑了,但看到奄奄一息的猫咪,她还是暂时将其留在机构。对于待业的姜敏而言,几千块钱并非小数目。因为治疗费用的事,她还和父母争吵了一番。为了筹集到足够的治疗经费,她只能在微博上向网友们发起了求助。

  “一开始不抱任何希望,但没想到真的有人私信我问账号。”短短几天时间,银行卡、支付宝、微信陆陆续续收到了大家捐赠的近三千块钱,着实她有些喜出望外。但遗憾的是,在支付了治疗费用之后,猫却没有救回来,“虽然我不是医生,但觉得拿了这么多捐助,还是有点内疚。”

  然而,当姜敏再次在微博上公布“串串”离去的消息时,网友们却并没有任何责备她的意思,反而安慰她,并将所有的愤怒、不满都归咎于收了费用却没有把猫治好的宠物医院,甚至有网友直接艾特了这家医院的官微表达不满。

  “感觉她们处事的方式都不是很理智,但通过这件事情之后,大家的关系更深厚了。”此后,姜敏也从这部分网友极端爱猫的心态上,看到了商机。

  这些曾经捐助“串串”的网友中,其实并非都有养猫,有些只是纯粹的爱猫者。因为工作、家庭的原因无法养猫的网友,时常会到网上“看猫”,以填补自身对于养猫的渴望,“都假装自己在养猫,那我何不帮她们养猫呢?”

  于是,姜敏便开始琢磨起了“云养猫”的这个概念了。所谓“云养”,便是猫奴们通过互联网方式,捐助或者认养宠物猫,然后时刻在社交平台上关注猫的动态。而随着这一模式逐步被众多爱猫人士所接受,“舔屏”、“吸猫”、“撸猫”等名词也渐渐流行了起来。在她看来,这或许能成为一门糊口的生意。

  从宠物猫到野猫,轻轻一“吸”就捐钱

  “我借了点钱,在网上上买了一只英短,一只美短。”

  虽然家人极力反对,但姜敏还是花了近6000块钱在网店购买了两只活体宠物猫。仅用了一天时间,猫就从广州托运到了深圳。在配套购买了许多家宠装备之后,她也顺利成了一名“铲屎君”。

  “前后花了将近一万块钱,若当做是投资一份事业,那投入确实不高。” 姜敏发现,相比之前家养的“串串”,这两只更为纯种的短毛猫,看起来颜值颇高,而且幼猫普遍都很可爱,当她将这两只小猫咪的视频放上社交平台时,瞬间就引起了大量猫奴“围观”,“但不能说是买的,起码要造个故事让大家好接受,于是就说是从亲戚家领回来的。”

  而从那时起,拍摄这两只猫咪的生活动态并上传到网上,就成了姜敏日常的“工作”,虽然严厉的父亲总觉得这是玩物丧志,但看到她如此执着的“吸猫”,也不好干涉太多。

  打架的视频,酣睡的照片,撒娇的动图……她专门为这两只猫咪开辟的新微博,在不到一个月内,就圈了近10万粉丝。更有网友为了能够及时观察到猫咪成长过程中的一举一动,还特地加入了姜敏所建立的“爱猫讨论群”。

  “(群里)每天都很热闹,我只要一发图片和视频,大家就都出现了。”她告诉懂懂笔记,有部分租住在公寓不能养猫的都市白领,曾提出过要助养这两只小猫咪,或给它们买“衣服”,但都被姜敏一口回绝了,“时机未到,如果冒然答应了,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渐渐地,除了这两只猫咪之外,在姜敏的微博上、讨论的微信群里,出现了新的猫咪“面孔”。而这些,全都是她在路边发现的野猫。

  “我每天都会上街转悠,然后见到有野猫就拍照并喂食。”在大部分网友看来,姜敏就是一个值得追随、极富爱心的爱猫主义者,而这些搞怪却不失淳朴的野猫素材,更是带来了大量追随她的新粉丝,“我觉得到了提出合力助养野猫计划的时候了。”

  “合力助养”说起来就是“众筹”的模式。她告诉粉丝,自己每天都喂养那么多只野猫,成本支出也超过了自己所能承受的经济能力。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爱猫人士假如加入队伍中,“众筹”喂养野猫的经费。而作为回报,她也会拍摄更多野猫照片和视频,供广大粉丝“吸猫”。

  “说白了这种云养猫的形式,就是多少给点钱凑凑,我买猫料帮你养,养完拍照给你看看。”虽然知道国外有许多“云养猫”的案例和模式,但她觉得,在国内最直接了当的方式,就是大家“凑钱”买猫粮。

  她告诉懂懂笔记,虽然部分爱猫的工薪族收入并不高,但在助养猫咪这方面却很舍得花钱,有时候一捐就是上千块,“有的甚至比真正的‘铲屎君’更下本钱。”

  2017年,随着冬天的到来,姜敏号召大家凑的就不仅仅是“猫粮钱”,还有许多用于购买猫窝、猫垫等防寒物品的经费,表示将用于路边野猫的保暖措施。而攥在她手里的助养款,也渐渐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

  “虽然大家没有要求,但我还是将部分款项的用途公开了。”在外界看来,猫奴对于猫的关注可谓有些偏激,甚至说有点神经质。然而,有强烈“圣母情结”的粉丝们却乐此不疲,把“云养猫”当成填充心里空虚,满足抚养猫咪渴望的途径。

  从别人家的猫,再到路边的野猫,几乎都成了这群人想要“云养”或资助的对象。而大量“云养猫”平台的出现,恰巧就成了维系猫奴和猫咪之间关系的纽带,更是实现“云养”的执行者。

  但是,这些为广大猫奴提供“云养猫”机会的组织或社群,真的是大公无私的吗?

  “非理性吸猫”造就太多无良机构

  “其实有部分捐养款被用作经营开销,也并非不合理。”

  一直通过互联网“云养”机构助养大量野猫的晓娟(化名)告诉懂懂笔记,因为这些机构、个人都把身心投入在猫咪的救助和照顾上,所以并没有更多的精力可以干其他活儿,甚至朝九晚五的去打工。

  所以,有部分捐助给猫咪的“云养款”被当做个人生活支出或者整个机构的成本支出,也是用户能够接受的,毕竟他们也需要最基本的生存。

  “但其实部分机构并不是这么做的,所谓的‘云养’就是公益包装下的商业行为。”而姜敏也并不否认自己的行为与这部些机构类似。助养猫咪对于她来说,其实就是一门纯粹的“生意”罢了。

  在互联网上,许多猫奴所能看到的照片和视频,仅仅是这些猫日常活动的碎片,并非完整的生活写照。据姜敏透露,平时在拍摄家中猫咪照片时,使用一些名牌猫宠用品作为“背景”道具,为的是让大家觉着养猫的成本很高,在助养时能够慷慨一些,更不会怀疑大量助养款被占为己有的事实。

  “镜头下,猫咪吃的是皇家,但现实中喂的却是伟嘉。”虽然都是品牌猫粮,但两个品牌之间价格差却是一倍多。至于镜头下那些给猫喂食的营养品、零食,更是装装样子罢了,甚至连供猫玩耍用的玩具,也都是在电商平台上购买的名牌仿品,“毕竟是纯种猫,也不能太过于随意了,可是如果都买正品谁也受不了的。”

  至于那些用来喂食野猫的猫粮,均为没有品牌的散装饲料。姜敏是在家附近的市场购买的猫粮,一包8公斤才45元,即便看配料表之后,得知这类饲料可能会对猫的肾脏造成负担,但为了节约经费,她也只能选择购买廉价产品。

  “野猫偶尔吃一两次,问题应该不大。”这样一来,用廉价饲料喂养的野猫被拍成了照片和视频,发到了网上供猫奴们欣赏,而大量被“省”下来的助养经费,无疑都进入了自己的口袋。据姜敏透露,由于“云养猫”的模式渐渐在互联网上流行,过去许多经营不善的小型宠物医院,也开始转型互联网宠物助养机构,大量捕捉野猫,以“救治”之名向互联网上的猫奴们伸手要钱,“而他们喂猫的猫粮,还更廉价一些。”

  仅仅一年时间,姜敏利用“云养猫”的概念,通过养猫拍猫晒猫,从社交平台、微信群等多个渠道收到猫奴们不少于30万元的爱心助养款。可想而知,这其中绝大部分都被她自用了,真正能够用于喂养野猫上的经费,恐怕比例不大,至于所谓的“救助”夜猫,仅仅是“做秀”罢了。

  “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也想收手,但和大家‘吸猫’一样,这样来钱挺容易上瘾的。”把“云养猫”当成是互联网行业风口,她心知若有朝一日东窗事发,必定会遭到众多猫奴们唾弃。但在吸猫概念的红利期,如果不趁机赚一笔又觉得对不起自己。

  随着人们年龄变化,许多都市年轻群体都希望能够有个“伴儿”,缓解内心的空虚。因此,大量猫奴们热衷于上网看别人养猫,从而产生了“云养猫”、“吸猫”、“撸猫”的需求。而这背后,恰恰反映出年轻群体喜欢麻醉于虚拟世界的娱乐和消遣,并以此排解现实生活所带来的压力。

  比起区块链80万一只的虚拟“云养猫”,姜敏和许多机构“养真猫”的做法缺乏科技范儿。但此举却为众多沉迷“吸猫”的人,提供了一个更近距离满足养猫欲望的渠道。而这些猫奴们的非理性爱猫,也常常被部分“云养”机构所利用。

  “人之初,性本善,更何况是爱猫的人?”

  当我们将姜敏以及部分“云养”机构的做法告知猫奴晓娟后,她虽然表示震惊,但依旧认为这仅仅是个别现象。而其他一些网友,也都相信在社交平台上的大部分“晒猫”博主,都是富有爱心的好人。若还有这样的“云养”渠道,她们仍旧会捐钱助养。

  花钱买的是自己的心安,为何要去考虑这钱花(捐)出去以后的结果。这种心态,在很多公众事件中已经成为“乐善好施”者的口头禅,不在意真相的人们,真的买来了心安?



专栏:投资界产业专栏

{{love_num}}
评论
{{item.nick_name}}
{{item.content}}
{{like_num[item.id]}}
{{item.nick_name}}
{{item.content}}
{{like_num[item.id]}}

推荐阅读

Monster Hunter World销售额被中国挤掉

Monster Hunter World--一部轰动一时的电子游戏 - 在上市几天后就被中国的审查机构禁止了。当地出版商腾讯, “大量的投诉”,但没有详细说明他们是什么。该公司此前曾表
2018-08-16 17:03:45

叫古古的鹅在中国大学获胜

在老板开玩笑说她“不愿做饭”之后,一只鹅在一所着名的中国大学赢得了一席之地。在微博的一个公开帖子中,一位名叫吴女士的女士说,她担心在搬家时她无法照顾“
2018-08-16 17:02:17

这家公司的成立,标志着比特币向主流货币迈出了重要一步

2018年7月9日,ICE主席兼CEO 杰夫· 斯普雷彻和妻子凯莉·吕弗勒在纽交所大堂,凯莉是ICE高管,将成为新创企业Bakkt的CEO。Gillian Laub for Fortune
2018-08-15 22:31:53

虹鳟鱼现在可以在中国被称为鲑鱼

如果你认为你吃的鲑鱼有些可疑,那可能是因为它不是鲑鱼。在中国引入的新规则意味着虹鳟鱼现在可以贴上标签并在国内以鲑鱼的形式出售。为什么?因为今年早些时候
2018-08-14 14:02:20

中国清真寺拆迁引发了宁夏的僵局

有关官员说,宁夏新建的We洲大清真寺没有获得适当的建筑许可证。但是崇拜者拒绝退缩。一位居民说他们不会“让政府接触清真寺”。中国有大约2300万的穆斯林少数民族
2018-08-12 11:39:57

中国暗示有三个孩子的政策,带有“幸福的家庭”邮票

中国的猜测越来越多,该国将进一步放宽其二胎政策,让人们有更多的孩子。为了纪念2019年2月即将到来的猪年,本周早些时候公布的邮票已经引发了许多社交媒体用户质
2018-08-10 17:03:56

特斯拉要私有化,投资者该怎么办?卖出还是持有?

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于本周二在推特(Twitter)上公布了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的想法。这一推文不代表最终的决定,但却引发了无数的猜测,也把这家
2018-08-10 22:31:26

一项指标显示,美国的如今股价是2000年的两倍

对于美国股市的抨击之一是:2009年以来利润普遍增加,导致估值过高成为了一个市场上波及广泛的长期问题。该理论认为,我们无处可躲。 而一个弱化了大型公司影响力
2018-08-09 22:31:19

Airbnb取消长城过夜比赛

Airbnb取消了一场竞争,以便有机会在中国的长城上过夜。但该计划引发了不同的反馈,并担心这可能会导致历史建筑受损。据中国媒体报道,Airbnb从未获得地方当局批准举
2018-08-08 20:03:45

马斯克一句道歉,特斯拉市值回升50亿

要说“千面人”埃隆·马斯克的哪一张面具让他发了财,那么他擅于道歉的一面不得不提。 上周三的季度收益电话会议过后,特斯拉的股价猛涨了13个百分点。究其原因,
2018-08-06 22:3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