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泡沫中的讽刺:“沃伦,你怎么了?”

2rjpqvd2o68v

巴菲特的300亿美元财产几乎全部——99%——投资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他在太阳谷曾谈到过,市场称重功能如何比投票功能更重要。但正是投票机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看法决定了他演讲之后的股票价格,人们之所以关注他是因为他富有。

因此,当他预期市场可能令投资者失望上17年的时候,他是站在悬崖边上,他很清楚这点。如果他错了,他不仅会成为太阳谷的笑柄,而且在全球最富有的人的记录本手册上,他的个人排名也会下降。巴菲特可是很关注这个排名。

整个1990年代的末期,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BRK令他名声大噪,因为BRK的表现远远超过市场水平,并持续到1998年6月的每股80 900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一股股票就可以买一套小型的产权独立公寓,这在美国公司中是绝无仅有的现象。对巴菲特而言,公司股票价格是衡量其成功的简易标尺。从巴菲特以7.5美元/股的价格买下BRK的那天起,BRK就一路处于上升曲线。即使股票市场在1990年代末ROCK,但是购买BRK并坚持持有的投资人获利不菲,一直到1999年。

但是此时,巴菲特发现他自己站在一类不受欢迎的股票的下沉平台上,看着“T&T”(信息技术和电讯行业)类股票上涨。1999年8月,BRK跌到65 000美元/股。对一家大型成熟、每年为投资者赚4亿美元企业,应该支付多少钱呢?对一家小型新生、亏钱的企业,又应该支付什么价格呢?

A公司每年赚4亿美元,年销售额110亿美元。
B公司每年亏1.23亿美元,销售额只有1亿美元。
市场投票机号称B公司价值49亿美元,而A公司价值10亿美元,低于前者。这其中的假设是B公司将通过互联网冲击A公司。

悬于市场上空的疑云在于时间问题。

专家们都预期灾难可能在1999年12月31日午夜发生,因为全球的计算机的程序不能解决“2”开头的日期问题。害怕市场产生恐慌,FED开始迅速增加货币供应量以解决现金短缺问题,以防全国的ATM机立马被冻结。

因此,经过FED的增压推动,太阳谷年会之后不久,市场急速上升,就像7月4日国庆日的爆竹。如果你在1月份在NASDAQ(全部由信息技术股票组成的股票指数)市场投资了1美元,那你下的赌注现在就是1.25美元。而投在BRK上的赌注只值80美分。到十二月,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年底收盘上涨了25%。而NASDAQ则BLAST突破了4,000点大关,不可思议的上涨了86%。BRK下跌到56,100美元/股。仅仅几个月时间,BRK过去几年的领先地位就被大大动摇了。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金融评论嘲笑巴菲特已经是旧日黄花,是完成时。

如今,在新千年即将来临之日,巴菲特成为《巴伦》周刊的封面人物,大标题是:“沃伦,你怎么了?”封面文章写道,巴菲特狠狠地摔了一个跟头。巴菲特面临着从未曾遭遇的负面新闻报道,如驾驭着潘普洛纳奔牛。他反复重述:“我知道市场会变化,我只是不知道变化的时间。”巴菲特大受刺激的神经让他迫切的想要反击,不过最终,他只字未提,未作任何回应。

快到1999年年底的时候,即使是众多跟随巴菲特风格的长期“价值投资者”要么结束了自己的公司或业务,要么放弃了“价值投资”,买了IT类股票。但是,巴菲特没有这么做。被他称为“内部记分卡”的东西——在进行金融投资决策时,他骨子里具有的坚韧——让他避免了摇摆不定。

“我觉得我处境不妙。西斯廷教堂坐落在那里,我在远处作画。人们说:‘哇,那幅画真是好看极了!’,这个时候,我喜欢我的画。

不过,这是我的画,如果有人说:‘为什么你不多用点红色代替蓝色?’拜托,这是我的画,我不在乎画的卖价。画本身不会完结,这是它最了不起的一点。”

“人们行事的一大问题在于,他们是否拥有‘内部记分卡’还是‘外部记分卡’。如果内部记分卡能令你感到满意,它将非常有用。我经常这么做的。我想说:‘听着。你想做世间最伟大的情人,却令大家认为你是世上最差劲的情人。或者,你想做世上最差劲的情人,但却让人们认为你是世间最伟大的情人。这两者之间,你做何选择?’恩,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还有另外一件有趣的事。如果全世界的人无视你的成果,那么,你是想被当作世间最伟大的投资者,但实际投资记录却是全世界最糟糕的投资者?还是愿意被认为是全世界最无能,而实际上却是最优秀的投资者?”

“在教导子女的时候,我认为,他们在非常、非常年幼的时候学到一课来自于父母的关注重点。如果父母忽视、抹杀你真实的行为,重视的是全世界怎么看待你,那么,你最终将使用外部记分卡。而我的父亲:他是个100%的内部记分卡使用者。”

“他是一位真正不随大流的独行者,但是,他并不是刻意为之。他只是不在乎他人的评价。我的父亲教会我应该怎样生活。我从未见过任何人做到像他一样。”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