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预测与“想像无能”

2rjpqvj2o68v

引言:每个市场的投资者都喜欢做一件事情,就是喜欢预测股指未来的走势,也就明白了,这是无益的,徒劳的,除非你把它当成一种益智游戏。后来,我读到霍华德.马克斯的畅销书《投资最重要的事》,他在书中开辟专章、不厌其烦地探讨这方面的话题,我才恍然大悟。实践和学习,得到了很好的统一。仿佛霎间被武林前辈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

霍华德把投资者对股市预测不准的情形,叫作“想像无能”——这是一个非常直观形象的词,没有学究气,理解起来比较容易。

在我的理解中,“想像无能”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我们始终无法提前预知结果的演绎途径

实话实说,股市大的发展方向,我们还是有办法提前预知的,比如当市场太过火热时,我们能推断它将来必然回归,而当市场太过冷淡时,我们也可推断它将来必然重现繁荣。这些笼统的大的方向,是有基本规律作支撑的,所以只要放长周期,实现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

但问题是,我们始终无法预测到这种结果实现过程的具体途径。比如说,我们知道市场整体上估值高了,将来一定会回归到正常值,甚至低估值,但是什么时候会回归,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归,回归到什么程度,甚至回归之前是不是还会再继续冲高一段……这些具体途径问题,我们是无法提前预知的。

可以以身说法,跟大家举一下身边活生生的例子。

2015年上半年,市场进入空前繁荣期,大盘点位步步高升,投资者一片欢腾,到处歌舞升平景象,市场充满投资者各种各样的看多呓语。尤其是创业板,估值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六十倍。这种估值水平,中今中外,都是罕见的。所以我认为泡沫破灭是早晚的事情。于是内心里充满了焦虑。但是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持股,除了“牛市弹性股”雅戈尔之外,一律的大烂臭,经营好,盈利多,股息高,估值又处绝对低位,从哪个方向看都是可以长持的标的。

所以我就忍禁不住地,对市场下步可能的演化路径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推测和计算。这类的推算、预测文章,我在雪球发表了不下几十篇。老朋友,关注我两年半以上的朋友,应该对此印象深刻。新朋友,有兴趣的,也可到雪球网寻找到“我是腾腾爸”的主页,翻出那一时期的长帖看看。

可以说,我对未来可能的市场演化路径做出了各种各样的预测,我甚至预测出了将会再发生“十年一见”的“雪崩”,但我依然无法准确预测出股灾在什么时候、会以什么形式、应该怎样避免这些重大而又基本的问题。

以我的观察,能准确预测出这些问题的,雪球绝无一人。

回想一下2008年,那一场大股灾也跟2015年一样——在市场大的变故发生之前,总是只有很少一部人成功避险或从中成功获利。

也就是说,我成功地预测出了结果,但绝对没有预测出它的发展路径。

投资者的“想像无能”,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二是我们通常还无法提前准确预测出事物之间的关联效应

世间万物都是相辅相成相傍相生的,彼此独立又彼此联系,通常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股市,事物间的关联效应更加敏感而复杂。

这些规律,都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所以相信科学的人,也相信通过分析事物间的关联效应可以预测出事件的发展结果。

但是非常遗憾,在错综复杂的股市,尤其是夹杂了过多的人性成分之后,这种推算和预测也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还是以2015年中开始的连续3轮股灾为例,当初我知道中小创估值太贵,早晚回归,但打死我也想不到,因为中小创的泡沫破灭,机构们为缓和流动性危机,会大举抛售原本还很便宜的价值蓝筹们!后来熔断政策出台,我也曾发帖质疑,认为在有10%涨跌幅限制的情况下再多加个熔断机制是否科学,但打死我也没想到这种机制的伤害性会大到那种骇人的程度。

实话实说,在股灾1.0、2.0时,我因为成功的控仓,很好地规避了股灾的伤害,市值最大回撤幅度不过15%,这其中还包括我在股灾底部主动买套的损失。但熔断和股灾3.0的发生,让我从反弹中的盈利,几天时间就回撤很深,最大幅度甚至一度突破了20%的大限——20%,对投资者而言,是一个比较敏感的数字,因为通常认为,20%的涨跌幅就是牛熊市的分界线了。以往常的投资体验而言,20%的损失就能让投资者感受到很大的痛苦了。

所以这是一个让人爱恨交加的数字。

后来,我对这些经历进行反思,真切感受到了“想像无能”的辛酸与无奈。

再聪明的投资者也不是万能的,更不可能无往而不胜——这是一条铁律,千万触碰不得

在这里,说句题外话,我在分辨某人是股神还是骗子的时候,我就看他是不是吹嘘自己无所不能——如果他告诉你他预测总是神准的时候,仅凭这一条,你就有理由认定他是骗子。

在公众号推广文章泛滥的今天,跟朋友们强调一下这一点,我认为很有必要——我要表达什么意思,希望朋友们能够客观理性地深思。

我不认为所有的广告都是骗人的,如果都是骗人的,广告这种商业模式也就不会存在到今天,但骗子和股神的区分,是“无所不能”还是“有所不能”,这就是一条最重要的检验标准。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这个话题就讲到这里,闪。

“想像无能”是客观存在的,也是人类总是试图突破、但总是无法有效突破的能力瓶颈。

分析和讨论它,对投资者有什么具体实际的意义吗?

有!

我认为,“想象无能”带给我们的启示,主要有以下四点。

1、人永远没有市场聪明

这就是我们在本文开头说的,人无法准确地预测市场并通过预测市场来大获其利。请你一定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2、所有预测大盘指数的行为都是愚蠢可笑的

李驰是大家非常熟悉非常喜欢的一位专业投资者。他曾在2007年股市大崩盘前夕清空自己主持的基金、从而让投资人成功避免损失,他在2011年又曾看好股市,预测沪市大盘将在2017年前站上1万点大关。

事实上呢,他失败了。今天大盘还在3400点关前徘徊。

但我认为他的方向是对的——我亦认为目前的股市,只要不乱炒,正常的话站上1万点是没有问题的——他错的是给预测划上太过具体的时间限制。

大的方向是好判断的,而具体的演绎路径是不可预测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李驰当然是错的。

李驰后来就跟粉丝们开玩笑,说:所有预测指数的行为,都是一种益智游戏。算是感慨,也算是为自己解套吧。

我在2015年市场行情高涨时,推算和预测过此轮行情的指数高点。也被后来的股灾把脸打肿。

脸肿之后我就明白了本节小标题所昭示的深刻道理。广而告之,与诸友共勉。

3、永远要记得敬畏市场

这一点,算是对前两点的总结。《交易者心理分析》的作者道格拉斯先生也曾反复告诫我们:市场呈现给你什么样的事实,你就采取什么样的行动。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我们永远不知道市场下一步会出现什么妖蛾子,所以,对那些大言不惭、总是表现出一副“天下判断尽在俺笔头”的伪股神们,也敬而远之吧。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投资者面对市场最正确最基础的态度之一。

4、最后,正确的投资只能回归到对具体价值的分析

企业怎么样,价格高不高,现价买入可能的投资收益怎么样——对具体价值的分析和寻找,才是投资者真正要干的事,真正能干的事,真正靠谱的事。

虽然我们不知道有投资价值的标的什么时候会实现价值的回归或价值的兑现,但我们知道价值早晚会回归,早晚会兑现。

在没有回归、兑现之前,就耐心地等待吧。

就像我们年轻的时候,站在一个相对僻静、人烟稀少的岔路口,在风雨中傻傻地等待我们喜欢的那个姑娘突然出现。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