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多德知识体系的投资者不关心贝塔系数、资本资产定价模型、协方差…

42znml6jpvl6

要点:

  • “Graham-and-Doddsville村”投资者共同点:都在寻找公司价值和其价格的差异;
  • Graham-and-Dodd的投资者不会关心贝塔系数、资本资产定价模型、协方差回报;
  • Graham-and-Dodd的投资者只关心两个数字:价格和价值;
  • 朋友说:“对于一个手握槌子的人来说,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像是钉子。”


这些来自“Graham-and-Doddsville村”的投资者们所拥有的知识共同点是:

他们都在寻找生意(公司)的价值和其价格之间的差异,并从中获利。

当他们做出决定要买入某个股票时,他们是从不关心那一天是星期几,或是哪一个月份(这是那些“市场有效”的理论家们所关心的)。

无独有偶,当一个生意人要买入一项生意时,他也是不太可能会去关心那项买卖到底是在星期几、或哪一个月份进行的。(Graham-and-Dodd的投资者们所做的事其实是与这些生意人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是通过股票市场来买入一项生意罢了)。既然买入某个生意是不需要考虑到是星期几或哪个月份的,我真感到怀疑,为什么有那么多学者仍然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在这一方面的研究呢。

我们的这批Grahan-and-Dodd的投资者们,当然也不会去关心一些诸如beta(贝塔系数,衡量股票相对于市场的价格波动系数)、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ovariance In Return(CIR,协方差回报)等等的参数。

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连这些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关心两个数字:价格和价值。

我一直都感到奇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有关价格与成交量关系、以及各种图表的研究。难道你会因为某个公司的价格刚刚于上一星期被调高了,就冒然的买入它吗?

今天,之所以会有如此多有关价格与成交量等参数的研究,那是因为在这电脑时代,我们可以很容易取得这许多的资讯。这些研究不见得要有什么价值,只不过是因为我们有了那么多资料,而学者们也已花了相当多的努力在学习有关的数学知识。

即使那些资料是没有应用价值的,但当人们具有了相关技能时,好像不去用它就是有罪似的。

就如我一个朋友所说的:对于一个手握槌子的人来说,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像是钉子。(注:查理芒格的话)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