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市场的十二年成长之路

6j2ok65ep7xg

引言:2004年初开立股市账户,弹指一挥已十二年。足以让一个人从稚嫩变成熟的十二年,也恰好是A股市场变革最多、快速发展的十二年,我们见识了老庄股的覆没、公私募基金的发展、价值投资理念的流行、股权分置改革、大牛市的疯狂与毁灭、杠杆的魔性等等,经历了两轮完整熊牛,方知何为股市、何为熊牛。
我至今还是一个二线城市的普通工薪阶层,早些年年薪才几万元,现在工资也只够养家糊口,不像有的朋友子弹源源不绝。我从第一笔投入全部积蓄5万开始,若有闲钱便都投入股市,但由于买房买车需要经常提钱,早就将本金取光,按净值法算个大概的收益率,08年之前的5年处于磨练阶段从1到3,09年至今有所小成从3到70(无杠杆),基本上达到当初入市时的预期。趁着猴年开春大吉、自己市值新高之际,写点东西回馈粉丝,同时也给自己过去十二年做个回望。
(以下小标题按流行的编年史书写,副标题则是我的心路历程)
一、混浊时代(03年之前):父亲是启蒙老师,也是反面教材
我的父亲是一名老股民,我念小学时,他便开了户,1993年,甚至更早。我曾跟着去证券交易所长了见识,当时还要通过手填单来进行交易,父亲颇喜欢炒股,每天定时看电视股评,至今我还记得赵笑云、严为民等名嘴,所以我很早就有了股市启蒙,记得还一起看过一部叫“股市情潮”的国产电视剧,蛮有趣,从此对股市更有兴趣。因此,在我04年实际操刀之前,已经有了比较丰富的股票知识。
我父亲性子急,只做短线,仓位大开大合,炒了二十多年,还在追涨杀跌,当然这套路是早年庄股时代散户唯一的挣钱法,他并没有随着市场的发展学到新套路。若按投入的总资金和现在剩下的资金算,二十多年来收益率竟然是负数,而且是负两位数的收益率。我无法和他聊股票,一说他他就生气,后来索性不管,我自己钱多了之后更不管了。我老婆说,炒股挣钱有业障,由我父亲替我还点也好。所以,尽管我操盘手法丰富,却唯独排斥追涨杀跌,这绝对是一个重要原因。
二、学院派时代(04年-05年):价值投资成了黑科技,而我初出茅庐就会用
记得公募基金的诞生是在02年左右,而后几年,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慢慢发展,投资者结构发生了改变,混浊时代的玩法是庄家吸筹、洗筹、拉升、出货,小散们挣钱模式就是跟庄,但后来熊了好多年,庄股们的资金链一个接一个断裂,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学院派正规军却悄然入场,价值投资、巴菲特等新名词也跟着互联网的普及而流行起来。而我,恰恰是新一代学院派股民中的一员,学会计、也学过经济学,尽管没看过什么投资大师的书,却天生流淌着价值投资的血液,在绝大多数人不懂价值投资为何物的时候,我一入市就已经开始将理论转化为实践。
那几年股市非常低迷,但是上港集箱、烟台万华、中集集团、振华港机等等价值成长股,却不断逆势走强。那年我泡过一段时间广发证券的论坛,我按价值投资模式荐股,在当时简直就是黑科技,迅速成为论坛明星。这段美好的经历坚定了我后来几年继续价值投资、基本面研究的风格,价值投资至今仍然是我投资体系的基石,我是价值投资者,这一点我一直很骄傲。
三、狂热时代(06年-07年):理性抵不过疯狂,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大牛市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共振,这样的大牛市,空前,可能也会绝后。天时是股权分置改革开启后对价送股福利喜从天降,而全流通的阴影尚未袭来;地利是全国上下经济一片大好,大部分蓝筹股业绩不断爆棚;人和是经过几年熊市、股票无人问津,场外资金积累到了惊人的数量,一旦牛市确认,场外资金如同洪水般汹涌灌入。
作为一名熬过熊市、已小有自信的股民,自然是大多数时间以满仓的状态迎接牛市,可谓起了个大早,但令我意外的是,07年初牛市确认后涨得最疯狂的几个月里,跑得最好的却是“3元股”、“5元股”、“10元股”,隔壁大妈天天拿着低价股笑,我却抱着蓝筹股哭。
这种情况直到5.30重大利空之后才有所改变,股民的狂热被浇了一大盆冷水,而机构们却意犹未尽,没多久,蓝筹纷纷收复了5.30高点,继续向6000点挺近,10000点的口号喊出来,没有人不相信,狂热程度远远超过去年牛市。虽然由于我守着蓝筹,在最肥美的中段吃得不爽,但是毕竟吃了鱼头鱼尾,也信心满满的等待继续新高。然而……
四、黑暗时代(08年):只有把吃到的都吐掉后,才明白牛市只是一场梦
几乎所有人都向往着10000点,都沉浸在2008奥运年依然牛的美梦,却对政策面、资金面、情绪面的风吹草动视而不见,中国平安的增发事件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指数最终定格在了6124点,一路崩溃没有回头。我自以为在牛市里挣的利润够厚,扛得住,却也不断回吐,几乎吐光。70元的兴业银行在跌到40到30的价位里,我连续买入,结果最低跌破12元,其他持股我已经不记得了,总损失超过一半。
事后想起来,那时候是多么不成熟,完全不懂何为熊牛,以为手握价值投资的圣经就真的能比别人强很多,经历过才知道牛市只是一座资金堆砌而成的海市蜃楼,一场每隔几年来一次的梦,无论是价值投资、还是其他的投资方法,都一样,牛市来了就是所有人的一场美梦,牛市走了就看谁先醒来先抽身。
投资者要变得成熟必须经历一次股灾,最好在钱少的时候就经历。庆幸的是我08年腰斩时,资金才几十万,挣过又吐掉,让我对股市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对后来投资体系的升华有很大帮助。
五、修正时代(09年):收复的是金钱,收获的是经验
09年全世界开始救经济,中国的救市力度最大,4万亿投资带来的货币放水有相当一部分流入了资本市场,加上对08年跌幅过大的修正,09年出现了小牛市级别的大反攻,我当时被套的兴业银行又回到40元。挣过——吐掉——又回来,亲身经历一轮惊险刺激的过山车,比所有的教科书的都生动十倍。
09年是市场对08年跌幅过大的修正之年,也是我对自己投资体系的反省之年。很多人做了一轮过山车,还只会原地踏步,而有些人已脱胎换骨获得了新生;很多人将在后面几年重蹈覆辙,而有些人却已经更换了引擎加速起飞。
我一直在反思自己的问题出现在哪里,这样的过山车行情是偶然还是必然,如果是必然,原因是什么?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究竟有哪些?基本面和其他因素是如何对股价产生共振影响?自己为何不能躲开下跌阶段,抓住上涨阶段?09年的反思,让我在择股基础上尝试加入择时,修正自己的投资体系。
六、博弈时代(10年-14年上半年):择股是科学,择时是艺术,何不将其融合?
博弈一词,流行于2010年之后。随着股票供应量大幅增加,全流通逐渐开始,投资者发现股指短期内要重上6000点几乎不可能,但部分个股却仍然有继续走高的潜力。而且,经历过历史性大牛大熊大反弹之后,投资者结构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不但是公募基金、保险、券商得到长足发展,草根派的民间私募、游资、职业投资人队伍也不断壮大,职业投资者有吃饭的需要,于是有了“吃饭行情”,不同流派的投资理念百花齐放,但是总资金有限,导致一旦偏好不统一、操作不同步,就会互相干扰,一会儿抱团取暖,一会儿相互拆台,形成了此消彼长的博弈氛围。(关于博弈,这值得专门一书,有兴趣者可待我后续文章)
而我这时候,已经从理论上完成了投资体系1.0向2.0的进化,开始在实践中融合择股与择时,做好了应对博弈格局的技术准备。
择股是科学,研究的是行业与企业,用过去的数据预测将来,当下最不重要,因为当下的股价已反映了当下的估值,难的是对未来的测算。
择时是艺术,研究的是人性与资金,不要看太多过去与未来,要注重当下,定性难定量,谁都懂却难复制,难的是对人心的把握。
择股与择时,本身并不矛盾,但是由于研究方向完全相反,时间维度完全不同,所以要做到择股择时融会贯通的投资者极少,所以才会出现价投派与趋势派之间永无休止的口舌之争,择股者辱骂择时者神棍、择时者笑话择股者迂腐。但是,也有一些天赋极高的人,悄悄地把二者融合了,雪球上比较厉害的有一平、梁宏、万法等,我毕竟不是职业投资人,综合能力还差他们一截。
我的投资2.0体系的设想就是实现“双重跑赢”:建立一个能跑赢股指的股票池,再通过积极的择时操作规避系统性下跌风险并抓住不同个股的活跃期以跑赢死捂。有兴趣可以查看我的腾讯微博“飘仙的日记”2011年开博至2015年上半年的实盘直播帖子。作为一名上班族,在微博粉丝的见证下,我在2010年至2013年4年间的收益率是150%,投资组合比较分散,没有任何一个股对盈利产生过重大影响,换手率适中,不多不少,集小胜为大胜。而同期所有指数都是下跌的,涨幅超过150%的股票不到100只。
七、造梦时代(14年下半年-15年上半年):看透盈利之源,收割牛市而不是沉醉其中
也许是07年的美梦间隔太久,也许是国家真的需要一场牛市来反哺实体经济,中国梦、一带一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提法振奋人心,新一轮梦境般的牛市呼之欲出。但是宏观经济却仍然处于下行周期,这时候本不该出现牛市,然而从上到下,剑走偏锋了,动用了“杠杆”这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杠杆我能支起地球;股民说给我杠杆,我能实现财务自由。杠杆牛,中国造!
一开始,管理层也以为自己能控制好杠杆。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杠杆造梦运动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了,主力不断加杠杆把券商这样的大象一口气撑到天上去,让股民看到了杠杆暴富的盈利模式。职业投资人开始纷纷抱团取暖,只顾做大市值——加杠杆——再做大市值,私募开始做大市值——发产品——再做大市值,上市公司开始做大市值——增发——质押——再做大市值。这种只考虑买不考虑卖的新模式无异于饮鸩止渴,几乎让整个股市变成庞氏骗局。
这场幻梦,比07年更无厘头,因为07年有经济支撑,15年没有经济支持只有杠杆支撑,是人造的,所以称为“造梦时代”。可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少数人想象力丰富,靠想象力抓到了大牛股,而大多数实现暴富的人则是靠胆识加了杠杆。
我不是说杠杆一定不好,也不是说所有人都不适合用杠杆,但我认为在A股这样投机猖獗的地方杠杆泛滥绝对是坏事。我经历过08年,早已明白自己的盈利之源在哪里,深知牛市不过是一代股民挣新一代股民的钱,时刻提醒自己只是站在一座海市蜃楼上,时刻要小心幻灭,一旦幻灭,必须及时抽身。当然,在趋势向上时,还是要投入其中,学索罗斯,看清幻象,投入其中,在大多数人醒悟之前全身而退。
这波牛市,我从头吃到尾,最低点满仓,全程高仓位,跌破5000点后决定大规模撤退,微博有全部实盘记录,没有半点造假。我虽然胆识有限,没有利用杠杆实现财富飞跃,也算心安理得的获得了期望的业绩。
八、刀锋时代(15年股灾以来):做一名刀锋上的舞者,我愿意时刻感受着刀锋
管理层终于意识到人造牛市根基不稳,用牛市解决经济问题也不能建立在杠杆泡沫上,决定去杠杆挤一挤水分。但是,手段还是简单粗暴了点,加上经济持续下行、汇率贬值、外围市场整体走熊等等,内忧外患让股市没有喘息的时间,半年内三次股灾,大部分股民美梦还没有做够,就进入噩梦,被折腾地体无完肤。
这三次股灾,我都是轻仓躲过,下跌时损失不大,又在反弹中加了仓,所以很快都能回血并新高,这段时间我到雪球了,大家应该对我的操作也比较熟悉,关于操作方面就不多说了。
我想说,我为何在看空大势的情况下,仍然要在这个市场里折腾?
其实,只要来到这个市场,就危机四伏,没有哪个时间段是安全的,中国股市牛短熊长,纵观过去十几年,哪年能安心?即使是06-07年的大牛市,反而又怕涨太快;更没有哪种方法是绝对安全的,研究基本面的要花很多精力研究行业、企业、要防黑天鹅,也要防业绩误判、估值陷阱、戴维斯双杀;研究技术面的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做长周期的相对安全点,估值很低了买,估值稍高时卖,却要忍受常人所无法忍受的寂寞。
我们都是刀锋上的舞者、走钢索的艺人,我们在悬崖边上行走,在冰湖面上奔跑,没有没有谁比谁更安全,只有愿意感受它、不怕被它所伤的人,才能最终驾驭它,赢得心中的成功。
很多事情,懂得越多就越惧怕,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惧怕就不去面对,相反,正因为知道它的两面性,就应该像炼金术士一样,通过一系列手段努力过滤掉它有害的一面,留住它有用的一面,炼出金子的同时保护好自己,把投资做成一个风险收益不对等的事情,那便是成功了。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