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希尔哈撒韦关于投资的情况

6j2ok6w3p7xg

以下我们列出了截止去年年底市值最大的十五大普通股投资情况。我们没有列出在卡夫亨氏公司中的持股情况,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控股集团的一部分,因此必须使用权益法来披露这一部分投资。

目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卡夫亨氏公司325,442,152股股票,这些股权投资资产列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按照一般标准会计准则计算,这些股权投资的公允价值为153亿美元,截止去年年底市值为284亿美元。对于这部分股权资产,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计入的进账成本为98亿美元。

2016年年底市值最大的十五大普通股投资情况

注明:

1. 不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子公司的养老基金持有的股票资产

2. 这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实际购买股票的成本价,也是公司计算资本所得税的根据。在一些情况下,符合一般通用会计标准的成本与实际成本不相同,这是因为根据一般通用会计标准的规定,公司对一些股票进行资产减值计提处理。

上述表格中列出的一些股票是Todd Combs或者Ted Weschler做出投资决定的,这两位与我一起管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的投资资产。同时,他们俩每个人独立管理的资产规模哦都超过100亿美元。通常,我会通过查看每个月的股票交易清单来了解他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在这两个人管理的总规模高达210亿美元的投资资产中,还包括总额约76亿美元的养老金资产,这些资产属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一些子公司。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养老金资产并没有被包括在此前列出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持有情况列表中。

除过之前那个表格中列出的股票持有情况外,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还持有总额高达50亿美元的美国银行公司发行的优先股。这些优先股每年会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支付3亿美元的股息红利,并附带优厚的股票权证。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可以再2021年9月2日之前的任何时间点上,以50亿美元的价格买入美国银行公司7亿普通股。

截止去年年底,这部分优先股附带的权证能够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创造105亿美元的净利润。如果公司愿意,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可以使用优先股来支付权证行权时所需的50亿美元资金。

目前美国银行普通股每年的股票分红为30美分,如果美国银行普通股的股票分红在2021年之前上升至44美分以上,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预计将把优先股转化为普通股,并且不用支付任何现金。如果美国银行普通股的股票分红届时仍然低于44美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很可能在优先股附带的权证到期之前立即行权。

包括美国银行在内的多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投资过的公司,一直以来都在回购股票。许多公司回购股票的数额相当惊人。我们非常喜欢这种股票回购,因为我们相信大多数情况下,公司回购的股票在市场中都是被低估的。毕竟,我们持有这些股票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们相信这些股票被低估了。当一个公司的经营规模不断扩大,但是公司流通股数量不断下降,股东将会非常受益。

投资者应当明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账面上持有的总额高达860亿美元的”现金及等价物“中(这部分资产大部分是美国国债),其中95%的资产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美国注册机构持有的。因此,这些资产都不需要缴纳任何汇回税。不仅如此,剩余现金及等价物在回流至美国境内时,也只需要缴纳小额税费,因为大部分回流的净利润是在企业所得税税率较高的国家产生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已经为这些资金支付了较高的所得税。当公司将这些海外资金转回美国时,这些已经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可以抵消美国政府征收的税费。

这些说明对于股东很重要,因为许多现金充裕的美国企业手中持有的大部分现金都滞留在企业所得税非常低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公司希望美国政府很快大幅下调对回流资金征收的税费。尽管这些企业的想法可能是对的,但是这些企业目前在运用这些资金方面受到诸多限制。也就是说,这些留在离岸市场的资金并不像在美国境内持有的现金资产那样有价值。

不过,尽管大量现金在美国境内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现金资产的一个地理优势,但是另一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这种现金优势。目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的大部分现金资产是由公司的多个保险子公司持有的。尽管我们仍然有许多不同的途径来投资这些现金资产,但是如果这些现金资产是由伯克希尔·哈撒韦母公司持有,我们的投资选择将不受限制。

每年,公司可以选择将大量现金从旗下的保险子公司转移至母公司手中,但是这种做法也有自身的局限性。整体来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的保险子公司持有的现金资产对整个集团而言非常重要,但是如果这些现金能够由母公司持有,这些资产将能够发挥更大的价值。

有时,来自股东或媒体的言论暗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永远持有一些股票资产。事实上,我们持有一些股票,只要我还保持健康就不准备卖掉这些股票。但是,我们并没有做出任何形式的承诺,承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会永远持有这些可以在市场中自由交易的证券资产。

如果有人没有弄明白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他没有认真读第11条经济学原理。从1983年以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报中第110至第111页一直保留了这条原理。这条经济学原理涉及如何控制公司业务发展,而不是控制可以自由交易的证券资产。今年,我又给第11条经济学原理加了一条总结性陈述,以确保公司的股东明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认为任何市场中自由交易的证券资产都有可能被出售,尽管目前来看公司不太可能出售这个证券资产。

在我们结束投资这一章节之前,我想对股票分红和税费说几句话。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与大多数公司一样,一美元的股票分红比一美元的资本利得能够为公司创造更大的净利润。对于那些习惯性将资本利得看做提高税后收益唯一途径的股东来说,这可能有些意外。

但是,我们可以做有关一些企业净利润的简单计算。一个企业每实现一美元的资本利得,需要缴纳35美分的联邦所得税,有时这个企业还要额外缴纳当地的收入所得税。但是,对于从投资美国国内企业中获得的股票分红收入,企业需要缴纳的所得税要低得多,尽管具体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取决于这个企业的性质。

对一家非保险公司来说(伯克希尔·哈撒韦就是一家非保险公司),每1美元的股息联邦税率为10.5美分。此外,如果一家非保险公司持有一家被投资公司超过20%的股份,那么每1美元的股息只需缴纳7美分的联邦税。比如,伯克希尔·哈撒韦以母公司的身份直接持有卡夫亨氏27%的股份,从中产生的大量股息适用的税率就是1美元7美分。(股息缴纳低公司税的原因在于支付股息的被投资公司已经对分发的利润缴纳了自己的公司税。)

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保险子公司在股息上支付的税率要比非保险公司缴纳的税率高,虽然这个税率要远低于35%的资本利得税。财产/意外灾害保险公司对获得的大部分股息需要缴纳14%的税。但是如果保险公司持有一家位于美国的被投资公司20%的股份,那么税率会下降到11%。这就是我们今天需要学习的税务课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