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卫·斯文生对投资证券的选择

6j2ok6xlp7xg

花了一些篇幅来介绍资产配置的问题,因为这很重要甚至都超过了100%的重要性。然后就是简单介绍一下证券选择和市场时机这两个猪队友为什么总是起到负作用,其实很多已然是老生常谈。

证券选择是指于某一种资产类型中殚精竭虑选择证券来构建组合。两种基本方法:被动型,挑选指数基金;主动型,挑选股票以试图击败市场。假设你的投资组合只包含一种特定的资产:亚马逊的股票,那么资产配置对你的组合回报基本上就没半毛钱的影响了,回报的因素几乎纯粹是你挑选股票的能力,或运气。

证券交易本身从静态的角度而言是一个零和游戏,如果考虑进去佣金、其他交易费用与基金管理费用,这很可能是一个负和游戏,玩多了注定会降低你的收益。

像大多数对证券选择持怀疑观点的投资大师一样,斯文生是用主动型共同基金(actively-managed mutual fund)的反面典型来说明即使是行业精英专家学者,通过选股也很难制造出超额收益。比如从1995年至2005年的十年间,美股最宽基的威尔逊5000指数(Wilshire 5000,远不止5000家公司,可以理解为美股的全市场指数)的年平均回报是9.9%,然而主动型共同基金的年平均回报是9.6%。你可能会认为30个基点不算个鸟,但是斯文生强调我们要用“两个偏差”去刺破这个数字唬人的面纱。

第一个偏差是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这个之前也多次提到了,计算最后回报的基金样本总会有一个巨大的偏见,因为表现稀烂的基金可能就直接关门大吉了,他们进不了最后的样本。值得说一下的是斯文生提到的第二种偏差,叫回填偏差(backfill bias),是指我们在这十年的历史里面会加入一些兴起的基金,我们在加入这些基金的时候也会将他们在加入前的历史表现计算进最后的回报收益之中。那么什么样的基金会被加入样本中呢?往往是那些表现业绩风骚屌炸天的后起之秀,所以选入此类基金就是直接给最后的业绩回报吹泡泡。

优入劣汰,幸存者偏差与回填偏差一起会让基金样本的回报镀上厚厚的一层金。差别有多大?2000年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GG,2000年的报告中基金的平均收益为 -3.1%,但是到了2005年我们去查阅该基金报告中在2000年的收益却发现,哟,怎么变成+1.2%了。就仅仅因为优入劣汰,就仅仅因为偏差的存在,历史回报居然莫名其妙地能虎出了400多个基点。

所以主动型基金的9.6%回报,调整两个偏差后,会缩水到没脸见人。斯斗士的意思是连专业基金经理都弄不赢,你就不要挣扎了,乖乖地买指数基金吧。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