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4):“投资错误想法:为什么买低价股不一定是对的?”

6m1o4r7qnrk7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1):投资原则:不预测经济形势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2):投资原则:不担心指数的波动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3):为什么分析跌多少和涨多少是危险的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4):为什么挑低价股买不一定是对的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5):为什么不能因股价反弹而考虑卖出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6):选股经验:有远景不一定有回报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7):选股经验:五年级数学满足投资所需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8):选股经验:像研究微波炉研究股票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9):选股经验:利用好散户的投资优势
《彼得林奇1990年哈佛商学院演讲》(10):选股经验:没必要杞人忧天


彼得林奇1977年接管富达麦哲伦基金,13年资产从1800万美元增至140亿美元,年复式增长29%。
彼得林奇1990年在哈佛商学院纽约俱乐部年度聚会的晚宴上的一次演讲,此次演讲中分为三个部分,投资的原则、投资的错误想法和投资选股的经验,此次演讲是彼得林奇除了写书之外的通过言语形势表达的最全、最珍贵的投资理念,摘选如下:

错误想法三:我能赔多少?股价只有3美元。

“第三条危险的说法非常重要,我永远都能听到这个说法:‘股价3美元。我能赔多少?股价只有3美元。’”

“现在我们来做个算术,回到我们基本的数学知识。如果你买入两只股票,一只股价为60美元,另外一只6美元,你在这两只股票上面各投入1万美元,如果他们的股价全都跌至零,你赔的钱完全一样。这很明显。结果就是这样。人们就是不相信这一点。你们回家之后自己算一算就知道了。”

“很多人经常说,‘天啊,这群笨蛋竟然买价格为60美元的股票,我买的股票只有6美元。我这个投资多好啊。’

但是,注意观察那些通过卖空股票赚钱的人,他们不会在股价达到60或者70美元并且仍然处于上涨通道的时候卖空这只股票。他们选择在股价下降的过程中杀进来,在股价跌至3美元的时候卖空。那么是谁在接盘这些人卖空的股票呢?就是那些说‘股价只有3美元,还能跌到哪去’的人。”

错误想法四:最终,跌去的全都将反弹回来。

“以RCA公司为例。它曾经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企业。RCA的股价反弹回1929年的价位用了55年。可以看出,当时它过高定价的程度有多高。所以抱牢一只股票并认为它终将反弹到某个价位的想法完全行不通。Johns Manville公司、移动房屋公司、双排钮针织服装公司、软盘公司--Winchester光盘驱动公司,记住这些公司,它们的股价跌下去之后就永远没有反弹回去。不要等待这些公司的股价反弹。”

错误想法五:情况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我应该买入。

“仅仅因为公司的情况很惨淡而买入它的股票。当情况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时候就是买入的时候(是很危险的)。

1979年,美国有96000节铁路货运车厢。截至1981年,该数字减少到45000节。这是17年中的低谷。你对自己说,‘铁路货运车厢已经从96000节下跌至45000节。这是17年中最糟糕的情形,还能变得有多糟呢?’

如果这是你买入的唯一原因,那么1982年你将发现货运车厢数量从45000节减少到17000节,并且在1983年又进一步减少到5700节。

仅仅因为某个行业的景气状况正在恶化这一个唯一的原因而在这个行业投入大量资金是很危险的。”

“再举一个石油钻井的例子,1981年美国有4520台在岸石油钻井。1984年这一数量减少了一半至2200台。这时,许多人闯入该行业。人们说是时候买入石油服务行业了,因为钻井数量减少了一半。两年后,钻井数量减少了70%只有686台。现在,该数量仍然在1000台以下。因此仅仅因为某家公司的状况很糟糕而买入是不明智的。”

“我见到过处境不佳的公司,下一次你称它们的情况糟糕得让人难以相信,然后你会用可怕、失望或者惨不忍睹等字眼来形容它们的境况。

因此我从纺织行业学到的最好的经验是柏林顿工业公司仍然是一家相对比较新的纺织公司,因为它成立于1908年,而纺织工业存在了很长时间。纺织行业经历过惨淡的时期,它们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它们见识过衰退时代。”

“纺织公司和成衣展览公司的人不一样。后者是一个相对乐观的群体。如果你问它们展览的效果如何,它们的答案永远是很好、精彩绝伦、太棒了、每个人都很喜欢等这类字眼。它们永远是欢快的,和软件公司的人很像。”

“但是纺织行业的人比较平静。它们经历过衰退和艰难的市场行情。纺织行业有一句绝妙的谚语:‘否极泰不来。”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