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真实意义(5):2008年,Satoshi Nakamoto 的名义给密码学社区分发的论文

6m1o4rm9nrk7

2008 年,在Zuckerberg 为他正在成长的公司开设了第一家国际总部后不久,第一个对封闭协议时代有意义的挑战的蛛丝马迹出现了。

一名(或一群)神秘的程序员以Satoshi Nakamoto 的名义给密码学的学术社区成员们的电子邮箱分发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被叫做「比特币: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在其中,Nakamoto 为一种数字货币概述了一个巧妙的系统,它不需要集中的可信权威来验证交易。

当时,Facebook 和比特币似乎属于完全不同的领域——一个是风投支持下蓬勃发展的社交媒体初创公司,让你分享生日祝福、与老朋友联系,而另一个则是一个不知名的电子邮件列表中的关于加密货币的错综复杂的方案。

但10 年后,Nakamoto 在这篇论文中提出的想法已经对像Facebook 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霸主地位构成了最重大的挑战。

比特币的悖论之处在于,它很有可能成为一项真正革命性的突破,同时也是作为货币的一种巨大失败。

正如我所写的那样,在过去的五年里比特币的价值增长了近100,000%,为早期投资者赚了一大笔钱,但也将其标榜为一种极不稳定的支付机制。而创造新比特币的过程也被证明需要惊人的能量消耗。

历史充满了新技术的故事,而最后这些新技术的最初应用与最终用途已经没什么关联了。所有对比特币作为支付系统的关注,可能同样会被证明是这样的一种干扰,是技术领域里会丢了西瓜的「芝麻」。

Nakamoto 在最初的宣言中把比特币定位为「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但在它的核心,他(或她或他们)提出的创新其实具有更一般的结构,这个结构有两个关键特征。

首先,比特币提供了一种证据,证明你可以创建一个安全的数据库——区块链——分散在成百上千的计算机上,而没有一个权威机构来控制和验证数据的真实性。

其次,Nakamoto 设计了比特币,以使维持分布式账本的工作本身就能得到少量的、越来越稀有的比特币支付。如果你将你计算机处理能力的一半投入到帮助比特币网络完成计算——从而抵御黑客和骗子——你就得到了一小块比特币。

Nakamoto 设计了这个系统,这样比特币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难以获得,从而确保了系统中一定数量的稀缺性。如果你在早期帮助比特币保持数据库的安全,你将比后来的人赚更多的比特币。这个过程被称为「挖矿」。

基于我们理解的目的,请忘记一切关于比特币热的其他事情,就记住这两件即可:

Nakamoto 带来这个世界的是一种能在数据库没有管理员的情况下对内容达成一致认可的方法,以及一种不通过正式工资或是分得股权就能奖励那些帮助使数据库变得更有价值的人们的方法。这两种想法一起解决了分布式数据库问题和资金问题。

突然之间,一种在Facebook 和Twitter 的幼年时期不存在的,支持开放协议的方法出现了。

这两个功能现在已经被复制到了数十个受到比特币启发的新系统中。其中一个系统就是以太坊,这是Vitalik Buterin 在他19 岁时在一篇白皮书中提出的。以太坊确实有它的货币,但是以太坊的设计核心并不是为了方便电子支付,而是要让人们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运行应用程序。

目前,有数百个以太坊应用程序正在开发中,从预测市场到Facebook 的克隆,再到众筹服务。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处于内测前阶段,还没有准备好供消费者使用。尽管应用程序处于萌芽状态,但以太货币已经出现了微型比特币泡沫,很可能为Buterin 带来巨额财富。

这些货币可以被明智地运用。

Juan Benet 的Filecoin 系统将依赖于以太坊技术,并奖励那些使用它的IPFS 协议,或者帮助维护它所需要的共享数据库的用户和开发人员。协议实验室正在创建自己的加密货币,也称为Filecoin,并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在公开市场上出售部分Filecoin。(在2017 年的夏天,该公司通过向认证投资者提供Benet 所说的代币「预售」,在头60 分钟内筹集了1.35 亿美元。)

许多加密货币首先是通过一种被称为「首次硬币发行(I.C.O)」的程序向公众供应的。这I.C.O. 的缩写形式是故意在呼应定义了上世纪90 年代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但两者之间有一个关键的区别。

投机者可以在I.C.O. 中买入,但它们并不是像在传统的I.P.O. 中那样购买私人公司的股权及其专有软件。

之后,数字货币将继续被创造出来以换取劳动力——在Filecoin 的情况下,也就是指那些帮助维持Filecoin 网络的人们。帮助改进该软件的开发人员可以获得这些Filecoin,普通用户也可以通过提供多余的硬盘空间来扩展网络的存储容量以获得Filecoin。Filecoin 是一种信号,表明某人在某个地方为这个网络增加了价值。

像Chris Dixon 这样的倡导者已经开始用「代币(tokens)」而不是硬币(coins)来指代这种劳动力交易中的补偿,以强调这样的技术并不一定是为了破坏现有的货币系统。

「我很喜欢这个代币的象征意义,因为它很清楚地表明它就像一个电玩城。」他说,「你去游乐场玩,在那里你可以使用这些代币。但我们并不是要取代美国政府。它不是真正的货币;它是一种在这个世界里的伪货币。」

MetaMask 的创始人Dan Finlay 也响应了Dixon 的观点。他说:「对我来说,最有趣的是我们已经开始规划新的价值体系。他们根本不需要模仿像金钱这样的现有体系。」

无论真假,I.C.O. 的想法已经激发了大量的影子发售,其中一些是由不太可能是区块链狂热者的名人代言的,比如DJ Khaled、Paris Hilton 和Floyd Mayweather。

在一篇发表于2017 年10 月的博客文章中,联合广场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以及区块链革命的早期倡导者Fred Wilson 强烈反对I.C.O 的扩张。「我讨厌它,」威尔逊写道,并补充道大部分的I.C.O. 都「是诈骗。而那些在社交媒体上为此站台的名人和其他人的这种行为很糟糕,可能已经违反了证券法。」

对于I.C.O.——以及已经发行的比特币和以太币——兴趣的激增,可能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有多少金融投机活动已经被吸引到了那些实际上没有被普通消费者采用的平台中去。

至少在上世纪90 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时期,普通人的确在亚马逊上买书,或者在网上阅读报纸;那时有明确的证据表明,网络将会成为主流平台。

而如今,炒作周期已经被加速到,数十亿美元正在追逐一项几乎除了密码学专家以外无人能理解的技术,更不用说只有多少人真的在使用了。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