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优秀董事的N种品格

7zdoy62knjrx

全文约2300字,阅读时间约6分钟

2003年,伯克希尔净值增加了136亿美元,每股(不论A股或B股)的帐面净值增加了 21.0%。累计过去39年以来(巴菲特等现有管理层接手后),伯克希尔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2003年的50,498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2.2%。

比起业绩的辉煌,巴菲特强调自己更在乎实质价值,而非帐面净值。值得庆幸的是,从1964年到2003年,伯克希尔已经从一家摇摇欲坠的纺织公司,蜕变成一个跨足各大产业的大型企业,其实质价值的成长率远超帐面净值的发展。

在这一封信里,巴菲特以伯克希尔为例,首次花了大量篇幅来谈自己对董事品质,董事与公司、股东关系等问题的看法,非常值得细读和思索。

真正的独立

巴菲特认为,董事首先应具备的品质是“真正的独立”,这要求当企业发生错误或者愚昧的事情时,董事要有挑战强势总裁的勇气。真正的独立是当任董事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特质之一,但现实是这种特质非常罕见,在巴菲特看来,具备这种特质的董事,既要自身品格高尚,又要将自身利益着眼点与一般股东保持一致,且要“相当一致”。

以伯克希尔为例,在2003年的时候,其共拥有11位董事。每一位董事,加上他们各自的家族成员在内,共持有价值超过400万美元的伯克希尔股票,而且他们的持股时间都非常长,其中有6位董事的家族持股超过数千万美元,持有时间超过30年。尤其让巴菲特自豪的是,所有董事的持股与一般股东一样,都是从公开市场买来的,因为巴菲特与芒格都喜欢这种“俯仰无愧”的持股方式,因此伯克希尔从未发放过选择股或特别股。

巴菲特也认为,自己和芒格拥有理想的工作环境,伯克希尔在管理上极其罕见的“自由弹性”也是重要原因。因为在大部分的公司身上都背负了组织的包袱——举例来说,企业过去辉煌的历史可能使得其受困于前景有限的产业,当然更常见的问题是来自于股东的压力,迫使其经理人必须随着华尔街的基调起舞,即便多数经理人抗拒,但仍有不少人屈服,并进而被迫采用不同的营运与资金运用政策时——伯克希尔完全没有历史或股东的压力来妨碍其做出明智的决定,所以巴菲特认为,如果他和芒格做出了错误的决策,那也并非因为来自外界的压力导致。

其次,伯克希尔董事们的酬劳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相反,其平平无奇的状况让巴菲特的儿子都忍不住提醒父亲。在巴菲特看来,这是伯克希尔奉行全体董事的利益按比例与其他任何一位伯克希尔股东完全一致的体现,这种举措将继续贯彻下去。

董事的利益不突出,并不代表其责任和义务就很少。巴菲特坦言,“伯克希尔董事们的不利的一面实际上远高于各位股东”,原因在于伯克希尔没有给任何董事投保主管责任险,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任何可能的灾难发生在董事们身上,他们将面临远高于一般股东的风险和损失。

伯克希尔崇尚将董事的利益与股东利益挂钩,巴菲特认为这是伯克希尔董事们的最后底线,即“如果你们(一般股东)赢,他们(董事)就大赢,如果你们(一般股东)输,他们(董事)就大输”。巴菲特将这种方式称为“所有者资本主义”。他认为,在董事们不知道有什么方法维持真正的独立性的情况下,这是很有效的方法。

丰富的商务经验

除了独立性,董事们的另几大品质为丰富的商务经验、以股东利益为导向,以及在公司拥有真正的利益。

其中又以丰富的商务经验这一条最重要和难得,因为如果没有这一项,后两项的作用很难显现出来。在巴菲特看来,这仍是个人能力圈的问题。因为社会上有许多聪明、有思想且受人景仰的知名人物,但他们缺乏对企业充足的了解,虽然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而且他们完全可能在别的领域发光发亮,但只要缺乏商务经验,就不适合待在企业的董事会内。巴菲特以自己为例,他就认为自己不适合待在医学或科学的委员会里,即便他可能是一些“想要为所欲为”的主席欢迎的对象,巴菲特个人的名声也足以让董事会更添光彩,但他深知自己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在这些董事会中有所作为,而如果为了要掩饰个人的无知,他可能会选择紧闭双唇,虽然无伤大雅,但在巴菲特看来,这样的举动显得很不明智。

2002年,伯克希尔开始着手调整董事会组织,巴菲特鼓励自认符合各项条件的股东自荐担任伯克希尔的董事。在照例没有董事责任险和高额的董事报酬的情况下,管理层还是接到了20件以上的申请,且大部分申请者的条件都相当不错,许多以股东利益为导向的申请者连同家族持股都超过百万美元。在充分考量这些报名者后,巴菲特与芒格在征得其他现任董事的同意后,还是邀请其他四位未自荐的人士加入董事会,这四人都是巴菲特的好朋友,巴菲特很了解他们的能力,坚信他们会为伯克希尔董事会增添不少商业色彩。

在巴菲特看来,伯克希尔董事会的主要责任是选任未来接替他的人选。因此在董事会开会时,除了例行的工作,真正实质性讨论的主要议题就是在内部可能接替巴菲特的四位人选各自的优缺点。当然,董事会相当了解,继承者的功过将由其实际的成绩来论定,但巴菲特认为更重要的是,接班人必须要能够维持伯克希尔的企业文化、分配资金同时让伯克希尔里这群全美最优秀的经理人在各自的岗位上愉悦工作。在巴菲特眼里,要做到这一点并非世界上最困难的任务,因为伯克希尔的事业早已步入正轨,而不论最后的选择是四位候选人中的哪一位,他都感到放心。

无价值,  不投资

更多内容加入中巴圈查看!

登录中巴圈官网成为会员(www.zhongba01.com)

添加微信号Koala_131226入群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