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闲聊”有妙处

8r4pjm5lp30y

       我们应该注意什么事情,上一章所谈种种,就一般性的描述来说,有其帮助。但要当做实务上的指引,藉以找到杰出的投资对象,显然助益很小。它从大方向勾勒投资人应买哪种证券,但投资人如何才能找到特定的公司,开启大幅增值之门?

       有个方法,马上可以看出它本身合乎逻辑,却欠缺实用性。假设某人具有充分的才能,遭长于各个管理面向,能检视一公司组织中的每个单位,并详细调查高级主管的素质、它的生产作业、销售组织、研究活动,以及其他每一个重要的职能,形成有价值的结论,知道这家公司有无很好的成长和发展潜力。

       这种方法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遗憾的是,有几个理由可以说明为什么它对一般投资人通常没有太大的用处。首先,只有少数人具备必要的高级管理技能,能做这样的事。可是这类人士大多忙于高级和高薪的管理职务,既没时间也没意愿,以这种方式占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此外,即使他们有意愿,则美国真正有成长实力的公司,到底有多少家愿意让外人获得所有必要的资料,以做成资讯充分的决定,值得存疑。以这种方式取得的一些知识,对现有和潜在的竟争对手十分宝贵,不容流落到对资料提供公司不负责任的某人手中。

       幸好,投资人可以走另一条路。运用得当的话,这个方法能提供线索,让投资人找到十分出色的投资对象。由于找不到更好的辞汇,我姑且称这种做法为“闲聊”法。

       以下详细介绍这个方法的过程中,一般投资人会有一个重要的反应。也就是说,不管这种“闲聊”法可能对别人多有用处,对他绝对不管用,因为他根本没有太多的运用机会。我注意到大部分投资人没办法为自己做太多必做的事,好从投资资金中获得最高的回报率。不过,我还是认为他们应彻底了解需要做什么事,以及为什么要做。只有这么做,他们才能选择专业顾问,提供最好的帮助。只有这么做,他们才能正确地评估顾问所做事情的品质。此外,一旦他们不只了解能做到什么事,也了解如何做到,则投资顾问已经为他们做的一些有价值的事情,有时他们能够锦上添花,获得更多利润,而叫他们惊异不已。

       企业界的“耳语网”是件很奇妙的事。熟悉一家公司特定面向的人,你可以从他们具有代表性的意见入手,获知每一家公司在业内的相对强弱势,而且资讯之准确,令人咋舌。大部分人,特别是如果他们肯定自己不致祸从口出时,喜欢谈论他们从事的工作领域,并且畅谈竞争对手。你不妨找一个行业的五家公司,问每一家公司一些问题,如另外四家公司强在哪里,弱在哪里。全部五家公司极其详尽和准确的画面,十之八九可因此获得。

       不过竞争对手只是其中一个资讯来源,不见得是最好的资讯来源。供应商和客户口中,也能打听到他们来往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而且所获资讯之丰富,一样叫人称奇。大学、政府和竞争公司的研究科学家,也能从他们身上获得很有价值的资讯。同业公会组织的高级主管是另一个资讯来源。

       尤其是同业公会组织的高级主管,但在相当大的程度内,其他群体也一样,有两件事十分重要。到处打听消息的投资人,必须能够十分确定,他们的资讯来源绝不会曝光。此后他必须严守这个政策,否则因提供资讯而惹来麻烦,将使别人不敢表达不利的意见。

       潜在的投资人寻找高获利公司时,还有另一群人能提供很大的帮助。但如投资人不善用判断力,而且没和别人做很多交流的工作,以确认自己听到的事的确可靠,则这群人可能害处多于益处。这群人包括以前的员工。这些人对前雇主的强弱势,往往拥有一针见血的观点。同样重要的是,他们通常不负责任地信口谈来,不管对错。因为他们觉得,他们不知为什么被解雇,或只因说了句公道话而离开。所以务必仔细探讨为什么那些员工离开你所研究的公司。只有这么做,才有可能确定他们内心的偏见有多深,并在听取以前的员工所说的话时,考虑这件事。

       研究一家公司时,如果不同的资讯来源很多,就没理由相信获得的每一份资料彼此相互吻合。实际上,你根本不必指望会有这样的事。真正出色的公司,绝大多数的资讯十分清楚,连经验不多、但晓得自己正寻找什么样的投资人也能区分哪些公司值得进一步调查。下一步是接触该公司的高级主管,设法填补整个画面仍存在的空白。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