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摊销“费用”的问题

em0o6zy6n83w

过去数年里,我一直告诉投资者,在本部分中提供的收入和支出费用数据并不符合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对于这一分歧问题,我给出的解释是,GAAP准则关于收购时的会计调整规定,无形资产的摊销需要一定的周期时间,这一周期的平均时间在19年左右。但是从我们的观点来看,大部分的摊销“费用”并不是真正的经济成本。我们在这一领域的目标偏离了GAAP准则,但所给出的数字却反映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查理在使用这些数字进行分析和判断。

在本报告的第54页,我们列出了总额为154美元的无形资产,其摊销费用还尚未在年度营收费用中扣除。随着新收购业务的进行,将会产生更多无形资产摊销费用。在第54页,我们还给出了按照GAAP准则计算的收益支出费用,其中2016年无形资产摊销费用为15亿美元。与2015年相比,新增3.84亿美元。我个人的判断是,2016年摊销费用中的20%是“真实”成本。

最终,全部摊销费用将会从相关资产中抵消。当这种情况发生时(通常以15年期为标志),按照GAAP准则的盈利要求,在我们的报告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基本金融业务将不会出现任何实质性的改善(这是我留个继任者的礼物)。现在我描述了被自己认为夸大的GAAP支出费用,而该会计准则带来的失真,也让我产生了一种非常不愉快的感觉。现在所提到的主题内容是GAAP准则所规定的折旧费用,该费用的发生必须要基于一个历史成本。然而,在某些情况下,这种费用严重低估了真正的经济成本。有大量的文字记载了上个世纪70-80年代时,当通货膨胀爆发后所出现的这一现象。

随着通胀消退(我们要感谢保罗·沃尔克的英勇行动),让折旧费用不足以构成一个经济问题。但问题依然存在。很多时候,铁路运输行业的很多折旧项目其现行成本其实远超过历史成本,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是,整个铁路行业的报告盈利远远高于其真正的经济收益。

从具体的会计项目来看,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BNSF)的账目上,按照GAAP一般公认会计原则计算,去年公司计提了总额21亿美元的折旧费用。但是,如果我们公司之前一次性把这笔钱花掉而不是每年计提折旧费用,公司旗下的铁路资产将很快出现质量下降的问题,公司业务的竞争力也将随之下降。因此,在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持有的资产上,我们实际上花费了比会计账目中折旧费用更多的资金。不仅如此,未来几十年中,这种会计折旧费用和实际经营开支之间的较大差异将持续出现。

尽管如此,查理和我都非常看好我们的铁路运输资产和业务,这也是我们最好的几个收购项目之一。

如今,太多公司管理层在寻找各种各样的办法向股东汇报公司调整后净利润,并试图在财报中突出强调这一个高于符合一般公认会计原则净利润的数字。同时,每年都有越来越多的公司管理层这样做。在实际工作中,会计人员有很多办法来施展他们的财务技巧。其中,将“公司重组费用”和“股权补偿”剔除在经营费用开支项目之外成为这些公司最喜欢使用的两个财技。

查理和我希望公司管理层在每份财报的备注部分,不论好坏,详细说明会影响符合一般公认会计原则业绩数字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来源。毕竟,我们看公司过去的业绩数字是为了更好地预测公司未来的业绩表现。但是,如果一个公司的管理层经常通过避开实际费用开支而强调调整后每股收益,那我们会感到非常紧张,因为这种不好的行为会传染。一个公司中,如果首席执行官刻意寻找粉饰财务数字的途径,这种态度通常会在公司内部形成一种鼓励底层员工也努力粉饰财务数字的企业文化。如果企业高层的目标仅仅是为了展示一个好看的财务数字,那么保险公司可能会低估赔款准备金的数额,这种行为过去毁灭了许多公司。

查理和我在听到一些分析师大举赞扬那些总能达成预期业绩目标的公司管理层时,都会感到很不安。事实上,公司业务发展是很难预测的,因此公司也很难总是达成业绩预期。因此,企业总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实际业绩低于预期水平的情况。这种问题出现时,太过于关注股价表现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就有可能粉饰财务数字。

让我们深入探讨一下喜欢将“公司重组费用”和“股权补偿”不计入经营费用开支项目的公司管理层。首先我们来看看“公司重组费用”。从1965年我们买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之后,我认为公司就一直在不停进行着重组。那时,公司旗下仅仅只有一个北方地区的纺织业务,公司在重组方面没有什么选择余地。如今,每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内部都会进行大量重组活动,这是因为公司旗下数百家子公司中,总有一些业务需要变革。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去年我们在金霸王公司重组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以确保公司在未来几十年中能维持市场竞争力。

但是,我们还从来没有将公司重组费用单独列出,然后告诉你在估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正常盈利能力时不要考虑这些非经常损益项目。在某一年中,如果确实存在一些大额费用开支项目的话,我当然会在公司财报的备注部分中说明这些费用开支。事实上,当公司旗下某个业务需要进行全面重组的话,例如当年卡夫公司和亨氏公司合并,我们认为向公司股东清楚解释花费这一大笔巨额资金合并两家公司业务的理由。而卡夫亨氏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是这么做的,管理层说明的理由也得到了包括我个人在内的公司董事会批准。但是,如果每一年公司管理层都告诉股东一些“公司重组费用”不应当计入企业业绩评估,而这些业绩调整项目实际上都是公司经营必需的开支,那么公司管理层就是在误导股东。不仅如此,许多股票分析师和财经记者也都轻信了这种粉饰后的财务数字。

不仅如此,一些公司管理层更是大胆宣称“股权补偿”方面的开支不属于公司经营费用开支项目。实际上,这样做的公司首席只习惯是在告诉股东:“如果公司向我支付一系列股票期权或限制性股票来作为薪酬,股东就不用担心薪酬对公司盈利表现的影响,因为我会把这些开支调整掉”。

为了更好地认清一些公司管理层使用的粉饰财务数据的财技,让我们来观摩一个假想的炮制漂亮财务数据的会计实验室,这个实验室的唯一目标就是粉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财报中披露的财务数字。一些充满想象力的会计师正在等着我们,迫切地想要展示他们的财技,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注意,我曾说过对于许多大型企业最高层的三至四名高管而言,股权补偿应当占高管全部薪酬的20%以上。但是,你们更应当注意的一点是,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各个子公司中任职的数百名高管中,他们获得股权补偿报酬比例与其他公司类似,但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仅仅使用现金来支付这笔报酬。不仅如此,我自然而然地也把所有这些当作股权补偿开支支付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高管的资金都计入公司的经营费用开支项目中。

但是,一些会计人员可能会难掩笑意,立即向我指出在支付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旗下高管的薪资报酬中,20%的报酬可以计入“代替股权补偿而支付的现金”一栏中,因此这笔开支实际上可以不算入“实际”经营费用开支。所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不是也可以向股东汇报“调整后”的净利润?

让我们回归现实。如果一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想要在披露财务数据时,不计入股权补偿开支,这些公司高管应当向公司股东解释以下两个问题:为什么支付给公司职员的现金等价物不应当计入公司经营费用开支,或者为什么在计算公司净利润时需要将工资开支排除在外?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当时企业粉饰财务数字的情况非常普遍。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公司即将上市,这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问备选的审计师:“二加二等于几?“一个审计师回答道:”首席执行官你心里想的数字是多少呢?“而这个审计师最终拿下了这个工作机会。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