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滚雪球》前言:“巴尔扎克说,每一笔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桩罪恶 ,但伯克希尔决非如此”

jzmplrwwpq67

巴菲特9岁那年的冬天。他和他的妹妹在户外的院子里玩雪。

沃伦在用手接雪花。一开始是一次一片;接着,他把这些少量的雪积铲到一块,开始堆雪球。雪球变大之后,沃伦把它放到地上。雪球开始慢慢的滚动。沃伦每推动一次雪球,雪球就会沾上更多的雪。沃伦推着雪球滚过草坪,雪上加雪。很快,沃伦把雪球滚到院子边上。片刻犹豫之后,他继续向前,滚动雪球穿过附近的街区。

从那里开始,沃伦一直朝前行进,他的眼光投向白雪皑皑的整个世界。

沃伦·巴菲特靠向椅子的后背,长腿交叉于膝,坐在他父亲那张简朴的木桌后面。他那件价值不菲的杰尼亚上装在肩膀处束皱成一团,就像未经剪裁、批量生产的成衣。

这件衣服一整天、每一天都是如此一成不变,无论伯克希尔·哈撒韦总部的其他15名员工会穿得如何的随意。他穿着一件人尽皆知的白衬衫,领子搭在脖子下;衬衣领子太小,撑得鼓鼓的,远离领带一大截,看上去像是从他当年轻商人时留下来的,而且在过去四十年他似乎都忘了量一量脖子的尺寸。

他的手穿过几缕白发,抱于脑后。粗浓、蓬松的右眉毛耸在玳瑁眼镜上方。很多时候,这眉毛展示出他怀疑的样子、知情了然的神态。一眨眼功夫,他又会带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令任性的眉毛增添迷人魅力。不过,他那淡蓝色的眼睛精光聚敛,意有所思。

沃伦坐在那里,被包围在50年来得到的各种图和纪念品中间。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足球队的照片、参演一部肥皂剧所得的薪水支票、购买一家名为LTCM对冲基金的批准书和随处可见的可口可乐纪念品。在办公室里的咖啡台上放着一个经典的可口可乐瓶。还有一个用人造荧光树脂围起来的棒球手套。

沙发的一边,挂着沃伦1952年1月在DALE CARNEGIES完成公共演讲课程的证书。一辆WELLS FARGO马车放在书架顶上,车头朝西。还有就是,巴菲特的投资合股企业旗下所有的《奥哈马太阳报》在1973年获得的普利策奖。

书和报纸散落在房间里,家人和朋友照片放在书柜和一张靠墙的桌子上面,在桌子旁边的地上放着一个柜子,而不是电脑。在桌子后面、巴菲特头顶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幅巴菲特父亲的肖像,正对着每个进入房间的人。

窗外,奥哈马晚春的清晨景色怡人,但是褐色的木制百叶窗窗门紧闭,遮蔽了满帘春色。冲着桌子方向播放的电视被调到CNBC。

虽然电视没有声音,但屏幕最下方滚动的文字全天都在满足巴菲特的新闻需求。有好几年,令巴菲特高兴的是,里面播放的新闻经常都与他有关。

然而实际上,只有廖廖数人非常了解巴菲特。我和他相识了6年,一开始,我的身份是研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的金融分析师。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之间建立了友谊。但如今,我依然要更好的去认识他、了解他。我们坐在沃伦的办公室里的原因是,他不打算自己动手写一本书。

他反复说道:“你会干得比我更好,爱丽斯。我很高兴是你来写这本书,而不是我。”这个时候,他的眉毛会随着话语的停顿而不由自主的耸动。他之所以这么说的原因之后会水落石出。话语之间,我们开始从最接近他内心的东西聊起。

“沃伦,这念头到底怎么形成的?对赚钱竟会如此的在意?”

他的眼神望向远处,看了一会儿,脑中思绪万千:跳跃、搜寻那些储存在大脑中的记忆。

然后,沃伦开始讲他的故事:“巴尔扎克说,每一笔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桩罪恶 ,但伯克希尔决非如此。”

他从椅子上跃起,收回思绪,几大步跨过房间。落身坐进一把金芥末色的扶手椅子,他身子前倾,那神情不像一位72岁的金融家,更像是一个炫耀初恋的少年。如何诠释这个故事,要采访其他哪些人,内容要写些什么:这本书由我全权构思。巴菲特详尽的谈论了人类天性和记忆力的脆弱,然后说到:“当我的观点和他人不同的时候,无论何时,爱丽斯,选用不太讨巧的那个观点。”

巴菲特给我上了很多课,其中最精彩的一些仅仅缘自于对巴菲特的观察。

第一堂课就是:以谦卑屈人之兵。

最后看来,没有太多理由不选择那个不太讨人喜欢的观点——但是,当我这么做的时候,通常原因是因为人类的本性而非脆弱的记忆力。这类事情中有一件事发生在1999年的太阳谷(Sun Valley)。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