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巴菲特,浴缸障碍赛跑和思考数字

kzmndjgjny46

沃伦是个内向的小孩,他能数小时的沉迷在火车模型目录中。

不过,作为一个学龄前的孩子,他有时不会表露出自己的情感,而他在朋友杰克·弗斯特家则会流露对杰克好心肠的母亲海兹尔孩子般的依恋。日子一长,他逐渐养成习惯,在邻居和亲戚家里待上很长的时间。

沃伦最喜欢父亲的妹妹艾丽丝,一位高个子女士,一直未婚,和沃伦的祖父住在家里,教授家政课。她让沃伦感到很温暖,对他做的一切事情都很有兴趣,想方设法的激发和启发他。

到沃伦上幼儿园的时候,他的爱好和兴趣都是围绕着数字打转。6岁左右,他非常着迷于精确的用秒来记录时间,非常想要得到一只秒表。

艾丽丝并不是简单的无条件送这件重要的礼物,她想得更周到。“她很爱我,”沃伦说,“但是她仍然会附加一两个条件,我得吃龙须菜之类的东西,礼物能激发我吃这些东西的动机。而我最终得到了一只秒表。”

沃伦拿起他的秒表,叫他的姐姐妹妹和他到浴室,一起观看他发明的新游戏。他在浴缸里装满水,拾起他的弹珠。每个弹珠都有自己的名字。他把它们放在浴缸后面的水平边缘上,排成一排。然后,他把弹珠扫进水,同时按下秒表。他们沿着瓷制浴缸的斜面向下滚,发出碰击声,然后击中水面,跳进水中。这些弹珠相互追赶,向浴缸塞子奔去。当第一个弹珠到达目的地,沃伦就按下秒表,宣布胜利者。他的姐姐妹妹看着他一遍又一遍的让弹珠赛跑,想要提高他们的成绩。弹珠不会疲倦,秒表也不会出错,还有沃伦,似乎从不会对这种重复游戏感到厌倦——不过,他的观众可不像他。

沃伦随时随地都在思考数字,即使在教堂也这样。他喜欢听布道,但余下的那些让他感到无聊;他通过赞美诗集中赞美歌作曲者们的出生、死亡日期来计算他们的寿命,以此消磨时间。他认为,修道士应该因为他们的信仰和忠诚而得到奖励。他假设赞美歌作者的寿命长于平均寿命。活得比平均年龄长对他来说是个很重要的目标。但是,他发现,虔诚对长寿无所裨益。因为体会不到任何对个人的仁慈和恩惠,沃伦开始对宗教有所怀疑。

不过,浴缸障碍赛和他所收集的赞美歌作者的信息教会了他一些其他的事情,一些有价值的事。他学会了计算概率。沃伦环视周围,到处都存在可以计算概率的事物。关键就在于收集信息,你能够找到多少是多少,尽你所能。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