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1:“只有三种方式,股票可以保持一年10%或10%以上的增速”

wxmpz7w9o6d0

这是巴菲特的一次演讲经历:

巴菲特说话音调平稳,带着鼻音,吐字快得如连珠炮,他将伊索联系和1990年代的大牛市联系到了一起,而他认为这个牛市就是瞎闹。

利润的增长远远低于前期,但林子里的鸟却变得昂贵,因为利率处于低水平,在如此低的利率水平,想持有现金的人数在减少。

因此,投资者正在向林中鸟支付着闻所未闻的价格。有时,巴菲特会将其称为“贪婪作祟”。

听众席里坐满了IT业的领头人物,在从大牛市中攫得大笔财富的同时,他们也改变着世界,此刻,他们坐在那里,缄默不言。投资资产组合里充斥、挤压着各种估值奢侈的股票,而他们处于资产组合的第一线位置。他们认为这是很了不起的事。这是新模式,互联网时代的黎明时刻。

他们的态度是,巴菲特没有权利说他们贪婪。沃伦——这个聚敛钱财数年、几乎不往外拿的人,从这个车牌就能看出“节约”的吝啬鬼,这个将大部分时间用于思考如何赚钱的人,这个打破IT泡沫、没搭乘IT列车的人——正在往他们的香槟里吐口水。

巴菲特继续他的发言:

只有三种方式,股票可以保持一年10%或10%以上的增速。
一是利率下降,保持在历史低位。
二是投资人,而不是雇员、政府或其他主体——在经济中享有的份额高于历史已有水平。三是经济的增速开始快于正常情况。其他的乐观假设被巴菲特叫做“痴心妄想”。

巴菲特说,有些人并不认为整个市场会繁荣,他们只是认为他们能够从剩余当中挑选出胜利者。巴菲特解释说,虽然创新可能让世界摆脱贫困,但是历史上创新的投资者后期都没有以高兴收场,他一边说,一边像乐队指挥那样挥舞着手臂,成功的换上了另一张幻灯片。

“这张幻灯片只有列示半页内容,而这些内容来自于一张长达七十页的清单,里面包括了美国所有的汽车公司。”

他在空中晃了晃那张完整的清单,“这上面有两千家汽车公司:汽车是二十世纪上半叶最重大的发明。它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果你在第一批汽车诞生的时代目睹国家是如何因为汽车而发展起来,那么你可能会说,‘这是我必须要投资的领域。但是,在几年前的两千多家汽车企业中,只有三家企业活了下来。而且,曾几何时,这三家公司的出售价格都低于其账面价值,即低于当初投入公司并留存下来的资金数额。因此,虽然汽车对美国产生了巨大的正面影响,但却对投资者产生了相反的冲击。”

巴菲特放下清单,把手放进口袋,“好吧。有的时候,找出失败者要容易得多。我想,在此之后,大家能得出显而易见的结论。你应该做的当然之事是卖空经营不好的公司。”(卖空交易者认为股票价格会下跌,因此借来股票并卖出去。如果这么做,那么“卖空”利润来自于把股票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回来。如果股票价格上涨,那卖空交易者会亏损。卖空通常都很有风险:因为你的预期和市场长期趋势相反。)巴菲特点击了一下,一张相关的幻灯片跳了出来:

美国经营不善的企业数量
1900——1700万
1998——500万

“坦白说,我很失望,因为巴菲特一家在整个这段期间都没有进行卖空。其实,一直都有经营失败的公司。”
听众中有一些人轻笑起来,虽然声音不大。他们的公司可能正在亏钱,但是他们心里都确信自己是胜利者。超新星在天空的重大转折点位置,闪耀着星光。毫无疑问,某一天,他们将在史册上留下美名。

再点击一下,又出现一张幻灯片。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二十一世纪另一项伟大的发明:飞机。从1919年到1939年,美国约有两百多家航空公司。想象一下,当你在小鹰号时代,你是否能预见航空业的未来发展(Kitty Hawk,小鹰号是莱特兄弟发明的飞机名字——译者注)。你可能会看到一个你做梦都想不到的世界。不过,假设你有此远见,而且你也预见到所有这些人要么希望坐着飞机走亲访友,要么希望远离亲戚,要么是其他任何可以在飞机里做的事。与此同时,你决定要对此进行投资。”

“历史上,对航空企业的所有股票投资都赚不到钱,和几年前的情形如出一辙。”

“因此,我想告诉你们:我真的愿意这么想——当我回到小鹰号时代,我会有足够的远见和公益心把ORVILLE给射下来。但我没做到,我有愧于未来的资本投资人。”

下面又是一阵轻笑。有些人开始对这种毫无新意、过时的例子提不起劲,但是出于尊敬,他们继续听巴菲特讲下去。

这时,巴菲特正在谈论他们的公司业务。

“推广、宣传年行业是很好的事,因为新行业很容易推销出去。而要推销现存的产品则非常艰难。相比之下,推销没什么人懂的产品要容易得多,即使是亏损的产品,因为不存在量化的要求。”这番话直接针对席上听众,很有杀伤力。“

但是,你知道,人们还是会不停的回来投资。这让我想起来一个关于石油勘探商的故事。这人死后到了天堂。

圣彼得说,“恩,我核对过你的情况,你符合所有资格条件。不过存在一个问题。”他说:“我们这里有严格的居住区法律规定,我们让所有石油勘探商呆在那一片。你也看到了,已经完全满了,没地儿给你了。”

“这位石油勘探商说,‘你不介意我说四个字吧?”

“圣彼得说,‘不介意。’”

“因此,石油勘探商把手拢在嘴边,大声叫道:‘地狱有油。’”

“当然的结果是,笼子的锁开了,所有的石油勘探商们开始直往下冲。”

“圣彼得说:‘这真是一招妙计,那么,你进去吧,就跟在家一样,随意些。这片地儿都归你了。’”

“这位石油勘探商停了一会,然后说:‘不,我想我还是跟他们一起吧,毕竟,空穴不来风啊。’”

“恩,这就是人们认识、感受股票的方式。人们很容易相信,流言毕竟非虚这个道理。”

这番话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笑声,然后笑声嘎然而止,因为听众一下明白了巴菲特的话中之意——他们就跟石油勘探商一样没脑子,听信传言,跑到地狱去找石油。

巴菲特的话锋一转,回到谚语中的林中鸟,以之结束了演讲。

他说,根本就不存在新模式。股票市场的最终价格只反映出经济的产出

巴菲特放上一张幻灯片,显示出过去几年的市场价值已经大大超过了经济增长。巴菲特说,这意味着之后17年时间的市场状况不会比1964-1981年的情况好多少,在这段时间,道琼斯指数完全没有增长——如果市场不出现下跌。“如果我必须给出这段时间的最有可能的收益率,那可能是6%。”

不过,最近的盖勒普调查显示,投资者们预期的股票收益率为13-22%。

巴菲特走到投影幕前。浓密的眉头动来动去,他指着一张有一对赤身男女的漫画图——摘自一个关于股票市场的传奇故事《客户的游艇在哪里?》(Where Are the Customers’ Yachts?)。“男人对女人说:‘有些事没法子对一个处女说得足够彻底,无论是告诉她还是让她看图片。’”听众听明白了,意思就是买互联网股票的人被忽悠了。人们僵硬在那里,一声不吭。没人笑得出来,轻笑、窃笑和哄笑都没有

巴菲特像是看到这一切,他回到讲台,告诉听众们他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给他们带来了“糖果包”。

“我刚刚买了一家叫NETJETS的公司,它出售可分权所有的喷气式飞机。我本想送你们一人一架湾流IV型飞机的1/4股。不过,当我到了机场,我就意识到对你们大部分人来说,这实在是太屈尊了。”

这个时候,大家笑了起来。巴菲特继续说,作为替代,他准备一人送一个珠宝商用的小型放大镜,他们应该用来看看彼此太太手上戴的戒指——尤其要注意看第三位太太。

此话颇有点睛之效,听众席上的人大笑起来,鼓掌欢呼。然后,人们又不做声了。一股怨气的暗流席卷整个房间。在1999年太阳谷年会上,关于股票市场过度膨胀的演讲就像是对一屋子声名狼藉的人宣扬贞洁。巴菲特的发言也许对听众产生吸引力,坐在椅子上不离去,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会打算放弃。

不过,有些人认为他们听到了很重要的事情。“很了不起,这是关于股票市场的基础教程,一节课就蕴涵了一切。”这是盖茨的想法。手握资金的投资经理则发现这次演讲令人感到安慰、身心通畅。

巴菲特摇了摇一本书。“这本书对1929年狂躁的股市进行了非常了扎实的分析,充满了智慧。EDGAR LAWRANCE SMITH的《用普通股进行长期投资》(Common Stocks as Long Term Investments)证明了,股票收益总是高于债券。

史密斯发现了五个原因,但是其中最新颖的一个原因是,公司可以保留盈利的一部分,然后以同样的回报率进行再投资。这就是利润再投资——1924年的创新理念。但是,正如我的导师本·格雷厄姆以前一直说的‘好主意带给你的麻烦多于坏主意’,因为你会忘记好主意是有限制条件的。凯恩斯LORD在他的书的序言中写道,‘对从历史预期的未来进行预测,这是非常危险的事。’

巴菲特已经回到同样的话题:即人们不能从前几年股票价格的加速上涨进行外推。“现在,还有没有什么人没被我挖苦到?”29他暂停了一下。这是一句反问;可没人举手。

“谢谢各位!”巴菲特如此结束了发言。

巴菲特的信条是“表扬单个人,批评一类人”。他并不是故意要把演讲弄得这么挑衅和倒胃口——因为他也非常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他并没有对罪魁祸首点名道姓,他认为这些人不会把他的笑话往心里去。

他的观点论述如此的强而有力,几乎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以至于他认为,即使是有人不喜欢他的观点所传递的信息,他们也必须要承认其威力。听众们所感受到的所有不适均未被明确的表达出来。

之后,巴菲特一直回答问题,直到会议结束。人们开始起身,对他的演讲报以掌声。无论他们对巴菲特的演说持何种态度——无论以什么标准衡量,本次演讲堪为体现功力之作。

在投资行业,五年时间的杰出投资业绩是非常有说明性的成就,巴菲特在这个行业浸淫四十四年,一直处在第一流的位置。

但是,随着记录的拉长,问题也在一直逼近:巴菲特什么时候会停止脚步?他会宣告结束其主导支配地位?或是发生某项重大变动罢黜其位?现在,对有些人来说,是时候了。

也许,可以用个人电脑这样的发明,再加上像互联网这样具有说服性的某项技术,来说服或反驳巴菲特。但是,巴菲特显然对可以免费获取的信息置之不理,而且拒绝千禧年正到来的现实。当人们嘀咕着里礼貌客套话“沃伦,演讲非常精彩!”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名流们其实心不在焉,对巴菲特的观点不以为然。

重点不在于巴菲特错了,而在于即使他最后被证明是对的,但他对未来投资的严厉预期和他传奇的过去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

在巴菲特早期辉煌的日子里,股票价格很便宜,巴菲特一把一把的把股票积攒到一块,几乎就他一个人注意到了地上无人问津的金苹果。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障碍越来越多,投资、具备优势、发现人所未见的事物,这些事情的难度都在增大。因此,既然现在是新生力量登场的时间,那个对他们进行说教的巴菲特是何许人?那个声称他们会断送牛市、挣不到钱的人又是谁?

……

在夜晚的最后,烟火爆响,划过天际,太阳谷1999年会成为又一件令人愉悦的壮丽盛事。然而,大多数人所记住的不是划水或溜冰表演,而是巴菲特对股票的演讲——确切的说,这是三十年时间里,他发表的首次预言。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