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家父的文章中学到什么--肯内斯. L.费雪

xklor1k1pyqg

       我花了约十五年的时间,才了解《怎样选择成长股》一书在写些什么。第一次看这本书,实在不懂它到底在讲什么,那时我才八岁。我用了一个暑假才将它读完。里面有太多艰深的字眼—非查字典不可。说到机灵,我不属于这一类学生,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的成绩在班里总要倒数的原因。不过,那是父亲写的书,我引以为傲。我在学校、左邻右舍听到,在当地报纸看到,晓得这本书大获好评。它应该是《纽约时报》有史以来,跻身畅销书排行榜的第一本投资著作。我有责任去看它。于是我看了。事实上,我很高兴终于看完全书,可暑假结束了。

       谁又能想到我后来会着手创立一家大型投资管理公司;自己写书,在《福布斯》杂志79年的历史中,我是第十位任职较长的专栏作家,十多年内撰写数百篇专栏,包括一年一度的“年度最佳”投资著作书评。是的,这可能得益于我八岁时看的第一本投资方面的书。

       再下来,这本书令我正眼相看的那一年,是20岁大学快毕业时。父亲有个想法,希望我和他、哥哥一起工作。这件事让我有点举旗不定,毕竟那是一份工作。我满怀焦虑,也不免怀疑,希望“验证一下”,看这份工作是不是好机会。于是我重读了《怎样选择成长股》。这一次,只有几个字看不懂。看了应留意一支股票的“15要点”,我心里琢磨着,想知道能不能如法炮制,应用到一支地方性股票上。如果可以,便表示和父亲一起工作有好处。

       噢,不管用。在本地公开上市交易的一支木材股,叫做太平洋木材,看起来获利机会很大。我找了几个人,但他们对我这位年轻小伙子查探细节的侦探游戏爱理不理,因为我显然一窍不通,没做好分析前的准备工作,也不晓得怎么去分析。我甚至不知道怎么问问题。一开始便有好几个人飨我以闭门羹之后,我终于知难而退,但因此认清,还需要好好自我充实。

       在父亲底下工作很辛苦,有点像我第一次以专业身分买进股票—买到反“十倍股”—从十元跌到只剩一元。说了这么多,是要让你知道,连20岁的小伙子,没那么聪明、犯了许多错误,还是办得到,只要几年工夫,也能学会如何善用本书的原则。我做到了,任何人也做得到,你当然不例外。

       运用《怎样选择成长股》一书所说“15要点”,等于在现实生活中,一而再,再而三,找人“闲聊”目的是在这里研究某支股票,在那里研究另一支股票。它真的管用。我不打算在此重述早年的事业生涯中,它如何帮助我成功。我的确因为发现一些股票,事业才能突飞猛进,这些股票,只能靠闲聊和“15要点”找到。我可以大致研判一家公司能在这个世界的哪个地方取得一席之地,以及它会不会繁荣壮大。如果不能,可能的病因在哪里?我马上便知道,为什么我的同事试用“15要点”会失败。个中窍门在于找人闲聊,而且和所有的窍门一样,得花时间去学习。能看出符合“15要点”的股票是门艺术。两者的差别,有如学习弹奏钢琴(窍门),然后编曲(艺术)。你可能不愿还没弹得很好就学作曲。几乎任何领域中,你只能靠反复练习学得窍门,别无他法。你可以只管欣赏艺术,不必有能力创作艺术,或者在娴熟窍门之后,才摇身一变而成艺术家。

       家父和我的目标一直不是很相同。但这本书对他和我都管用。他是成长型股票投资人,过去是这种人,现在也是。我则一直是价值型股票投资人。两人可说道不相同。他想找的是能够成长、再成长的公司股票,而且以合理的价格买到后,几乎不卖出。我要的是价格便宜得要命的股票,因为那比它的坏形象要好。

       我要说的是:闲聊法和“15要点”对成长型和价值型股票都管用。以第四点来说:对一家背后没有杰出自然销售动能的价值型公司来说,销售组织优于一般水准,和顺风扬帆一样重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第五点谈高利润率,道理也是一样。比方说,在欠缺自然成长率的商品式企业中,市场占有率、相对生产成本和长期利润率的确全部紧密相依。管理得当可以提高市场占有率和降低相对生产成本,做法通常是引进改良式的生产技术(运用技术.而不是自行发展技术)。管理不善,将使利润率降低,最后消失。因此,1976年,我发现了纽可公司。这是一家小型钢制品销售商—管理阶层优异、技木创新、生产成本较低、在小小的钢制品领域中市场占有率相对偏高,我从价值型投资的观点买它;家父也立即从成长型投资的观点买进纽可。我们运用的都是“15要点”。

       本书问世时,家父51岁,有点像是兼容并蓄的天才,而且已经非常成功。我认为他没有想到一位新手需要花不少时间才能了解这个窍门。这么多年来,他凭直觉本能慢慢发觉到这个窍门。闲聊那一章只有约三页,却是全书最重要的精华之一。事后回想起来,很清楚可以看出:家父漏掉了该纳入的窍门部分。他可能认为那是想当然耳,大家都会的事。

       这么多年来,我运用这个方法观察许多个股,得到十分深人的看法。关键在何处?重点摆在客户、竞争对手和供应商上面。我的第一本书《超级强势股》里面所说的窍门,包括如何运用这个方法,并举出几个实例。但是同样的,所谈全是窍门。只要你开口问,就会得到答案。关键是问更多的问题—问正确的问题,并从中获得较多的答案。我看过有人一成不变地拿着标准问题清单问问题,而不管得到什么样的回答。这不是艺术。你问了问题之后,他或她会回答。从那样的回答中,能再问出什么样的好问题?依此类推。如你能当机立断,马上提出好问题,你就会是作曲家,艺术家、富有创意和好地探究的投资人。

       1972年到1982年间,我和父亲不知拜访过多少家企业。我只在他那里工作一年,但此后合作做过很多事。观察企业时,他总是事先准备好向题,打在黄色纸张上,行间留空,好做笔记。他总是希望做好准备,并让接受拜访的公司晓得他有备而来,欣赏他的做为。同时,他用问题做为描述谈话主题的大纲。事先准备好的问题,也可做为很好的后勤支援,以防谈话内容岔离主题。万一发生那样的事,他会利用一个问题,立即把谈话方向拉回正题。但是他最好的问题,总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直接从脑中蹦出,而不是事先写下的,因为听到某个较不重要问题的答案之后,心有所感,立即而发。提出富有创意的问题,这便是艺术。我打从心底觉得,这些问题令他的发问精彩万分。

       我的公司运用“15要点”和闲聊法于各式各样的企业;大部分公司规模较小,而且渗遭痛击。零售商、各种形式的科技、服务公司、水泥、钢铁、特殊化学品、消费性产品、赌博,只要你说得出来的行业,我们都曾注意过。它不见得是说服我或公司下最后决定的因素,但能在这个过程中添加价值。从广泛的层面思考的同时,每年为了选取数百支股票,我的公司把这个过程大量制成我们称之为“电话访问12招”的方法,发行一本作业手册,使员工在以电话访问客户、竟争同业和供应商时参考。这不如你自己亲手研究一支股票那么有效果,但引导我们注意很多事实。我的意思是说,不管照家父原始的设计目的去做,还是仅止于较表层的研究,“15要点”和闲聊法都有价值。

       不过,请不要以为《怎样选择成长股》一书只有闲聊法和“15要点”有价值。我认为它们是珠宝,但书中也穿插了一些较小的光芒、智慧的火花。比方说,1990年,我专业操作股票已有18年历史,而且做得相当成功。我在(福布斯)杂志写专栏已六年。接着,萨达姆·侯赛因(伊拉克总统)来了。随着战争的威胁日浓,投资人变得胆怯。市场惊惶不安。我钻研过历史,并写了两本金融史方面的书。历史经验告诉我要“买进”。但毕竟我没经历过那么多历史。一个周末,我翻阅第八章“投资人五不原则”和第九章“投资人另五不原则”,加深了我的决心。我晓得,战争恐惧必然是市场买进良机。除此之外,加上我自己的一些经济预测,1990年年底我发表的专栏鼓吹买进,时机恰到好处。在其他大部分人看空之际,我提出的买进时机正确,有助于稳固我在(福布斯)杂志的长期地位;长久以来,我对《福布斯》杂志一直心怀感激。

       你会在字里行间发现其他很多属于你的珠宝,对你的助益可能不下于对我的助益。但是关于《怎样选择成长股》一书,我们有个重要的结论,那就是它全然从基本面出发。这本著作谈的就是基本面。它不只教我们什么是真正的投资基本面,也是许多顶尖投资专业人士在学校念书时的基本教材。多年来,它是斯坦福大学商学研究所投资课程使用的教材。各式各样的学生修得斯坦福大学的学位之前,看过这本书,其中一些人后来成了全国知名的投资人。这本书的广度不止于此。例如,沃伦·巴非特长久以来推崇家父和《怎样选择成长股》,是他的投资哲学成形的基础。想看看它有什么魅力?不妨翻开第九章,看“另五不”里的第一不:“不要过度强调分散投资”。巴菲特有个很重要的投资哲学,它的根源,于此一目了然。你看到的这段文字,正是巴菲特当年看到的同一段文字。

       从家父第一本书撰稿到“保守型投资人夜夜安枕”脱稿,市场基本面的重要性没改变多少。但是桥下河水翻滚不已。1958年到1974年间,有一个巨大的多头市场和一个巨大的空头市场—无数一时的狂热和幻想来了又去。在我看来,菲利浦·费雪再次告诉全世界什么事情才重要,正逢其时。不是我自夸,若非我从旁推促,他不会写成“保守型投资人夜夜安枕”那一篇。那时我只是无足轻重的毛头小伙子,但我很难缠,几乎比其他任何人更能推促他做某些事情。在他的引言中,你会看到他说名称是我取的,并“贡献其他很多事情,包括这里所提一些基本概念”。

       但他没告诉你,为免我难堪,其实原先的计划不是那个样子。他和我讨论了内容,为了让他轻松些,本来我们打算合写这一篇。我应该照两人同意的内容,撰写初稿,由他润饰。这么做才不会占用他太多时间,而且才能说服他百忙中抽空出来。错了。初稿我写得很差,他不得不全部舍弃,从头来过,一人独挑大梁,为你写出比我的初稿要好很多的内容。我写的文字只会浪费你的时间,并让他蒙羞。

       我认为,第二篇第六章谈摩托罗拉公司的部分,正是典型的菲利浦·费雪的风格。他在文内提到,为什么那时人们不太喜欢的摩托罗拉,其实是家很棒的公司。这一部分很难读,也不容易看懂它真的是家优良公司。但是不妨看看后来的事实。这支股票的价格后来上涨为20倍。也就是,21年内,一美元变成20美元;不计股利,年回报率超过15%—而且全部的钱放在一家安全、管理良好的公司,不用每年负担经纪商的进出手续费,也不用烦恼共同基金的营运费用比率,而且对信心坚定的人来说,不必伤什么脑筋。真的有人抱牢一支股票21年?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菲利浦·费雪就是这么做的,而且摩托罗拉是他个人持有最多的般票。这段期间内,标准普尔500种股价指数只涨为七倍。菲利浦·费雪以前是,现在也是这样的人。找到他知之甚详的出色公司之后,抱牢很长的时间,让股价大幅增值。“保守型投资人夜夜安枕”正是我所知最好的一篇论著,告诉我们如何买进并抱牢成长型股票,但不冒太大的风险。

       人们常问到我和家父的关系。由于他个性怪异,我也怪异,而且他们往往也很怪异,有时我会给他们怪异的答案。例如,他们常问,就我记忆所及,和父亲在一起的哪段经验我最喜欢。我总是这么回答:“下一个经验”。他们可能逼我答复这个问题:“哦,难道小时候没有你喜欢的时光?”我立即承认的确是有。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床边故事高手,但他的故事和股票市场绝对扯不上边。我喜爱孩童时期的每一段光阴—人数愈来愈多的巴菲特追随者讨厌这样的答案。他们希望我从小便研究股票,但父子之间的确没有太多这样的事情。那只是工作。因此,泄气之余,他们常问我:“那么,如果你能把令尊的金玉良言浓缩成一句话,那是什么?”我会说:“去看他写的东西,并且设法看完。”这正是本书能为你做的事。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