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的家庭与身体的疾病

xz1px709ngwj

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的家庭与身体的疾病
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的婚姻生活
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的求学生涯
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学术研究(66年-74年)
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学术研究(75年-89年)
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学术研究(90年-99年)
纪念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霍金学术研究(00年-18年)


霍金的家庭

史蒂芬·霍金1942年1月8日出生于英国牛津,出生当天正好是现代科学之父伽利略·伽利莱逝世300年忌日。他的父亲弗兰克与母亲伊莎贝尔都就读于牛津大学,弗兰克主修医学,伊莎贝尔学习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弗兰克原本想要从军报国,但上级认为他如果从事研究工作可以对国家给出更有价值的贡献,他于是在一所医学研究院的任职研究员,伊莎贝尔也在这所研究院找到一份秘书工作。

他们在此相遇、恋爱,而后结婚。婚后,他们住在伦敦附近郊区海格特。那时正值纳粹德军轰炸英格兰,伦敦遭受几乎夜夜不停的空袭。夫妻二人被迫决定,伊莎贝尔应该搬迁到较为安全的牛津把孩子生下来。等到史蒂芬诞生后,伊莎贝尔才又回到海格特。在史蒂芬1岁与5岁时,他们还生了两个女儿菲莉帕与玛莉,史蒂芬14岁时,他们又收养了一个儿子爱德华。

弗兰克于1950年升任为国家医学研究院寄生虫学部门主任,在该学术领域享有盛名,全家搬到赫特福德郡的圣奥尔本斯。在那里,霍金一家被认为是有点古里古怪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很喜欢阅读书籍,每个人都手不释卷,甚至在餐饮时间,来访客人时常会观察到全家默默地边吃边读书。他们生活很简朴,住屋虽然很大,但是缺乏维护,交通工具是一辆改装过的伦敦计程车。

霍金的疾病

霍金患有一种不寻常的早发性、慢发性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俗称渐冻症。几十年来,由于这种疾病,他的身体在逐渐瘫痪。

该疾病开始于霍金在牛津大学读书的最后一年,在那时,他发现自己动作越来越笨拙,时常不知缘由地摔跤,划船也变得力不从心。有一次,他还从楼梯上摔下来并且头先着地,造成暂时的记忆力轻微丧失。在剑桥大学时,状况更加恶化,他的讲话有些含糊不清。霍金的父母亲也注意到他的健康问题,因此带他去看专科医生。在21岁时,医生诊断其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只剩两年可活,但是,随着两年光阴飞驰而去,他仍旧活着,很奇妙地,病情的恶化渐渐缓慢下来。

不知是什么原因,在60年代后期,霍金的身体状况又开始恶化,行动走路都必须使用拐杖,不再能定期教课。由于霍金逐渐失去写字能力,他自己发展出一种替代的视觉性方法,他在脑里形成各种不同的心智图案与心智方程,他可以用这些心智元素来思考物理问题。物理学者维尔纳‧以色列表示,霍金的思考过程,有如莫扎特只凭借想象就写出一整首极具特色的交响乐曲。

霍金不愿对恶疾低头,甚至不愿接受任何帮助。他最喜欢被视为是科学家,然后是科普作家,最重要的是,被视为正常人,拥有与其他人相同的欲望、干劲、梦想与抱负。

他的妻子洁恩·怀尔德后来说,“有些人称这为决断,有些人称这为固执,而我曾经在很多时候称这为既果断又固执。”60年代末期,经过不断劝说,霍金才同意使用轮椅,后来,朋友们都知道他是个危险司机,他时常会肆无忌惮地冲过街路,似乎以为自己拥有优先权。霍金很受欢迎、很具幽默感,但是由于他的疾病与他治学时的不客气态度,有些同事选择与他保持距离。

霍金的言语功能逐年退步,到了70年代后期,只剩下他的家人或密友能够听得懂他的话。 为了与其他人通话,他必须倚赖翻译。在霍金的办公室大楼门口,没有设置专门给轮椅通行的残障坡道,剑桥大学不愿负担搭建残障坡道所需的款项,因此霍金与剑桥发生争执,他与妻子共同发起活动敦促剑桥改善残障设施。但是,对于扮演残障权利代言人这角色,霍金的态度通常很模棱两可,一方面他很想帮助残障族群,但另一方面又想把自己跟残障和残障所伴随的挑战分开。他的这些态度引起了一些批评。

霍金在1985年拜访欧洲核子研究组织时感染了严重的肺炎,必须使用维生系统。由于病况危急,医生询问洁恩是否应该终止维生系统的运行。洁恩的答案是“不”,替代方案是霍金必须接受气管切开术。这项手术可以帮助他呼吸,但将使他从此再也无法发声。

在手术后,经过在加护病房一段时间的疗养,霍金才被准许出院,但他仍需费用昂贵全天24小时看护。尽管英国国民保健署可以给付疗养院费用,可是洁恩还是决定带霍金回家。索恩在得知霍金的病况后,建议他们寻求友人默里·盖尔曼的帮助。在那时,诺贝尔奖得主盖尔曼是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董事,麦克阿瑟基金会慷慨地答应负担所有医护费用。洁恩请到了三班护士轮流看护霍金,其中一位护士伊莲‧梅森后来成为霍金的第二任妻子。

霍金不再能讲话,必须用特别方法传达信息,对方一手拿着一张字母卡,另一手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用食指指,当指到霍金想要的字母时,霍金会扬起眉毛,这样,可以慢慢地把整个单字拼出来。后来,电脑专家华特·沃特斯送给他一个称为“平等者”的程式,可以让他在屏幕上选择单字、单词或字母。平等者的字汇大约有2500–3000个单字,并内建了一个语音合成器。平等者本来是执行于台式电脑,护士伊莲的先生大卫‧梅森是电脑工程师,大卫在霍金的轮椅上设置了一台小电脑,并且将平等者安装在小电脑里。

这样,霍金就不再需要找人做他的翻译,霍金很高兴地说,“与在我失去说话功能前相比,我现在可以更如意地传达信息。”霍金仍旧可以稍微操控他的手来开启开关,每分钟大约能给出15个单字。每一次演讲前,他会事先准备好讲义,然后用语音合成器把内容发表出来。有些人觉得语音合成器给出的声音具有美国或斯堪的纳维亚口音。霍金原本希望换成英国口音,但后来习惯了,反而觉得那就是他的声音。

霍金的健康仍旧在缓慢恶化,2005年,他开始使用脸颊肌肉的运动来控制他的通讯设备,每分钟大约可以输出一个字。由于这疾病很可能引起闭锁症候群,霍金正与神经学专家研发出一套新系统,让电脑将他的脑波图样翻译为词句。2009年,他不再能独立驾驶他的轮椅,他的呼吸越加困难,时常需要使用人工呼吸器,还有几次严重到需要去医院诊疗。


确认删除该文章

确认取消